返回
著作权侵权问题

连泽栋知识产权

2019-08-19 17:21
关注
卖点介绍:《著作权法》第二条规定: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从作品的诞生之时,著作权就跟着出现,但很多人并不重视,只有等到被侵权了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当著作权被侵害了,我们拿到多少赔偿才算合理呢?什么情况算侵权而非合理使用?是否除了著作权人之外,其他人都无法代为起诉呢?改编权与修改权的区别是是否界限模糊?这一切都将在下面为您解答!

导语:被侵权谁都不想,因为维权成本大。所以我们更应该拿回属于我们的合法利益,特别是当著作权被侵害之时,如何维权至关重要。笔者将结合现行法律规定与相关的司法解释,通过下面三个案例从著作权侵权赔偿问题与可能出现的其他情况来让您更加直观与详细的了解这方面的问题并知道如何应对。

案例一:

上海某休闲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旗下设有卡拉OK连锁店数十家。中国音像协会于2018年7月5日得知A公司未经合法授权,便以营利为目的,在其数十家连锁卡拉OK店里使用其并未拥有版权的《雨》、《雪》等数十首音乐作品。在2018年7月7日,中国音像协会便派出代表与A公司交涉,随后双方多次协商未果。

2018年9月2日中国音像协会向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其诉求为:1.判令A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从其卡拉OK曲库中删除《雨》、《雪》等数十部MTV音乐作品;2.判令A公司赔偿中国音像协会经济损失100000元;3.判令A公司承担中国音像协会为本案诉讼而支付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200元,包括公证费1000元、取证费200元;4.判令A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中国音像协会的理由如下:1.《雨》、《雪》等30部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为浙江某娱乐唱片公司所有。2.A公司未交纳版权使用费,以营利为目的,擅自在其经营的场所内以卡拉OK方式向公众放映包括本案所涉在内的由其协会信托管理的MTV音乐电视作品,A公司的行为已严重侵犯了其协会的合法权益并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

在一审法庭上,被告不承认侵权,且辩称,中国音像协会没有资格向A公司提起侵权之诉,理由是中国音像协会并非本案所涉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

一审判决结果:1.被告A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放映涉案《雨》、《雪》等30首音乐电视作品,并从曲库中删除前述作品。2.被告A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经济损失100000元;3.被告A承担本案诉讼费用。4.驳回原告中国音像协会剩余诉讼请求。

被告A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理由是赔偿数额过高,其侵权收益仅50000元多,请求法院降低赔偿数额。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A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一审适用法律正确,维持一审判决结果。

在本案中,被告A公司辩称非版权人无权提起诉讼是否是正确的主张呢?侵权赔偿数额是否真的过高?

笔者的看法是,在本案一审中,A公司提出的辩称中国音像协会没有原告资格,其理由原告并非本案所涉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是错误的。

根据《著作权法》第八条规定,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可以授权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被授权后,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为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主张权利,并可以作为当事人进行涉及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诉讼、仲裁活动。

本案中的中国音像协会是属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一种,所以即使不是著作权人,只要被授权后,就可以作为当事人去进行有关的诉讼活动。

本案二审中,被告请求降低赔偿数额,理由是其因侵权而获得的收益仅为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的一半。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知道在法律规定中,著作权的侵权赔偿是有先后顺序的,这样设置的目的能够最大程度化维护被侵权人合法利益的同时又不让侵权人的惩罚超过应有的限度。

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若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依上述法条的规定,著作权侵权赔偿先后顺序,第一顺位是因侵权而损失的费用,最公平的做法便是失去多少拿回多少,这里的损失一共包括两种损失,一是直接损失,即对侵权直接造成的著作权使用费等收益减少的损失;因调查、制止该不法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还有因侵犯著作权人身精神权益而造成的财产损失。二是间接损失,即指权利人受到侵害的著作权在一定的范围的预期可得利益的损失。第二顺位是侵权的违法所得,可概括为三种情况:一产品销售利润,二营业利润,三净利润。一般情况下,应当以被告营业利润作为赔偿数额。在本案中的侵权利益就表现为被告A公司30家卡拉OK对于上述侵权音乐作品的营业利润。最后的顺位为法定赔偿数额,在损失与侵权利益都无法确定的情况,由法院根据本案情节以及其他方面的表现在人民币50万元以下确定。本案中被告虽然侵权收益仅50000元多,但能够计算著作权人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则优先以实际损失来计算赔偿数额是正确的做法。

案例二:

小张是一名业余的摄影爱好者,经常在个人休闲时间外出摄影,因摄影而小有名气的他便时不时的在网上兜售他的摄影照片。2018年6月28日,小张来到一家艺术馆,爱好摄影的他从门口的雕像到里面的装饰都拍摄了一遍。于是他就再次将他拍摄的照片拿到网上去兜售且无注明作者姓名或作品名称,刚好被艺术馆的负责人员得知。隔了一个星期小张就被以侵害雕像著作权为由起诉了,要求其赔偿损失50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300元。庭上小张辩称,自己拍摄照片兜售是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且拍摄雕像属于合理使用的范围,并不构成侵权。

本案中,小张的主张是否成立?

笔者认为,小张主张的合理使用不成立。什么是合理使用?合理使用其实是被告人在发生侵害著作权之诉时的一种抗辩理由,被告若能够证明自己的行为是合理使用则不算侵权。合理使用在本质上是对著作权的一种限制,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可知,法律对于著作权的限制主要包括在个人使用、媒体使用、免费表演、机械复制已经公务公益在内的十多种情况。所以合理使用更多的是对公共利益的保护已经对著作权的垄断性有一定的克制作用。案例中的小张对于合理使用的主张如果成立则可以免除他的侵权责任,小张的行为是属于机械复制的一种。

根据《著作权法》第22条第9款,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可以不经著作权人的许可,且不需要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的姓名、作品名称等。

对于小张拍摄艺术馆门口的雕像的行为正是符合上述法条的机械复制行为,但仅基于此法条第9款,小张在网上出售照片也并不满足合理使用的条件,原因是他网上兜售作品之时并没有指明作者的名称,所以也算是侵权行为。即使满足了上述条件,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室外这些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的机械复制后再行使用要构成合理使用的前提是建立在以合理的方式与范围的前提上,这里合理的方式指的就是非商业使用,很明显小张在网上的兜售行为已经不是个人使用行为了,属于商业行为,故小张的主张是不成立的,他的行为属于侵害著作权的行为。

故最后本案判决结果,判令小张侵害艺术馆门口雕像的著作权,赔偿损失5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300元。无人上诉。

案例三:

王某是一名网络作家,以写作为生,最近王某网上开始连载他的新作,且在网上得到了较大的反响。2016年2月11日,肖某在浏览网站之时刚好看到了王某连载在网上的作品,发现这个作品跟自己之前的写的作品有些相似但在情节上所创新。于是,肖某一纸诉状将王某告上了法庭。肖某的诉求是请求法律判令王某赔偿损失20000元,理由是王某在没有经过肖某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在网上连载他根据肖某作品修改的作品,从而侵害了他的修改权。经过质证,王某承认其是根据肖某的原作品为基调进行再创新的,他辩称,自己是进行改编,而不是简单的修改,最多也是侵害了他的改编权,而不是修改权。

这个案子的争议焦点在于王某侵害的到底是改编权还是修改权?

笔者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知道修改权与改编权分别是怎么定义的以及它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我国《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第3项与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分别对修改权与改编权做了规定,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而它们的区别我将其归纳为两点。

一是它们的性质不一样,修改权是属于著作权中的人身权的一种,而改编权是属于著作权中财产权的一种,正因为如此所以它们之间保护期限也不相同。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修改权的保护期限为永久保护,但改编权的保护期限是作者在世期间加上作者死后的50年12月31日。

二是能否产出新作品,修改权是在原作品上进行内容性的增删与修缮,并没有对原作品造成根本性的改变。而改编权则是对原作品进行了创新,使其变成了一个新的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未经作者许可,修改原作者的作品构成侵犯原作者修改权,但如果修改出来的作品是个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则是侵犯原作品的改编权而非修改权。

依上述法条以及修改权与改编权之间的区别,这个问题就转化为侵权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要如何判断是否具有独创性,究竟独创到何种程度才算是创新,在法律中并无明文规定,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本案中,侵权作品为写作作品,在情节上有所创新,故法院认为其是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本案最终判决王某侵权肖某作品的改编权。

提到修改权,不得不提的是保护作品完整权,我国《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第4项规定: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它的重点在于强调对作品的完整性的保护。保护作品完整权与修改权的联系,要看是否将修改权承认的独立性,若是承认修改权具有独立性,则可以将两者分割开来,反之则歪曲篡改作品也视为是对修改权的侵犯。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在创作作品时,无论是否基于故意,往往掺杂了对于原作者的思想与人格的曲解,若仅是侵犯修改权,则只是对作品的内容一般性改动,并不会出现歪曲原作,使得原作品的社会地位遭受影响的情况。

以上是笔者为读者带来的案例剖析与背后涉及的法律法规的解读,旨在让读者在百忙之中能够了解到关于著作权中的一些重要知识,并尽量避免在以后踩到“雷区”,即使踩到也能够懂得如何合法合理的进行救济,以确保自身权益的有效维护。

《我顾问》温馨提醒:

1.在遭受到著作权的侵权损害的时候,若著作权人无法第一时间得知,也有办法维护自身利益,只要是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都可以授权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去进行有关的权利的诉讼、仲裁活动。

2.侵权赔偿金计算有先后,首先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损失包括直接损失与间接损失;若难以计算,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一般以营业利润来计算,赔偿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若还不能确定的,则让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来确定赔偿金,数额在人民币五十万元以下。 

3.合理使用表现为被告人在侵权之诉上的一个抗辩理由,但本质上是对于著作权的垄断性的一种抑制,生活中对于著作权的合理使用情况很多,但都要基于两点,一是该行为不仅能够服务私人利益,还能够服务于公共利益;二是对于作品的使用应当是善意性的使用,旨在不侵害著作权的情况下满足自身需要。合理使用不仅仅包括机械复制,像个人的学习研究,在班级、部门的免费表演,以及学校里教学科研的需要等等,但都仅限于合理的使用而非商业使用。

4.改编权与修改权虽都属于著作权,但修改权强调的是对文本内容进行增删与修缮,而改编权则注重作品的创新,两者之间有所区别,一是性质不一样,修改权属于著作人身权而改编权属于著作财产权,是演绎权的一种,前者受著作权保护年限是永久,后者为作者终生加死后50年12月31日;二是否以及能否产出新作品。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500.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