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法典》实施,广州首案落槌:一个矿泉水瓶——9万元

胡晓会婚姻法规

2021-01-07 10:53
关注
卖点介绍:高空坠物屡见不鲜,法律明确规定由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找不到“真凶”,怎么办?新实施的民法典规定,物业公司在找不到侵权责任人的情况下,将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施行。

1月4日,越秀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庾某某诉被告黄某某高空抛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成为广州首个适用《民法典》的案件,引发各方关注。经过法庭审理,当庭宣判:被告黄某某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庾某某医药费、护工费、精神损害赔偿费等9万多元。

高空坠物屡见不鲜,由此造成的伤人事件时有发生,成为“城市上空之痛”。随着《民法典》的正式实施,高空抛物损害责任纠纷处理与原有的《侵权责任法》有哪些不同?如何破解难以找到侵权责任人时的困局?今天我们来聊一聊高空抛物损坏赔偿问题。

 

一个矿泉水瓶——9万元

小孩将一个矿泉水瓶从35楼抛下,致70多岁老太跌倒受伤,该如何赔偿?

本案发生在2019年,距离现在已经一年多。根据规定,民法典施行前,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民法典第1254条的规定。因此,本案也成为广州第一个适用民法典的案件。  

案情回顾:2019年5月26日下午,年近七旬的广州越秀居民庾某某在小区花园内散步,突然间一瓶矿泉水从天而降,庾某某受惊吓摔倒受伤。随后,庾某某报警,并被送入医院治疗。住院费用花费数万元,经鉴定构成十级伤残

经查看小区监控录像,矿泉水瓶系住在35楼的黄某某家小孩从阳台扔下。双方就以上侵权事实签订了一份确认书。确认书签订后,黄某某向庾某某支付了10,000元,此后未再支付其他赔偿款。

其后,因沟通未果,庾某某以黄某某为被告,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扣除被告已支付的10,000元,合计100,344.12元。

其实,从天而降的何止是矿泉水瓶。烟头、菜刀、花盆、砖头、晾衣架……形形色色的高空抛物造成损害已成为令人头疼的社会问题。有数据表明:一个30克的蛋从4楼抛下来就会让人起肿包;从8楼抛下来就可以让人头皮破损;从18楼高甩下来就可以砸破行人的头骨;从25楼抛下可使人当场死亡。

高空抛物具有高度的危险性,不仅仅是民事赔偿责任的问题,还可能触犯《刑法》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等罪名。如何保护无辜受害的路人呢?新颁布实施的民法典明第1254条给“高空抛物”量身定制了一条“基准线”: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

《民法典》1254条: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

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发生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的,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

民法典第1254条延续之前《侵权责任法》第87条的规定,明确“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在本案中,通过查看监控视频可以看到,矿泉水瓶系住在35楼的黄某某家小孩从阳台扔下,导致在小区散步的庾某某受惊摔倒,双方并无异议。但是,小孩需要承担侵权责任吗? 

第1188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职责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 

法律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未成年人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对孩子负有监管、教导的义务,对于小孩从楼上扔矿泉水瓶造成庾某某摔倒花费的费用应承担赔偿责任。

我们可以看到,在本案中,小孩的家长黄某某成为被告,承担由此造成的赔偿责任。

 

破解“连坐”补偿:

物业公司要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小孩子从楼上扔下的一个小小矿泉水瓶,导致一位老人十级伤残,家长赔偿近10万元。对于当事人双方来说,代价不可谓不沉重。但是,更为棘手的是,在高空抛物侵权案件中受害人却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从楼上扔下的东西。也就是说,受害人遭受了无妄之灾蒙受巨大损失,但却找不到责任人来承担赔偿责任。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呢?

原有的《侵权责任法》规定,在无法找到具体侵害人的情况下,除非建筑物使用人能自证清白,否则应承担相应的补偿责任。

案例:去年8月,福建莆田法院审结了一起“高空抛物”案件。原告聂某停放在仙游县某房地产1期9号楼前停车位上的车辆天窗,被高空坠落物砸中损坏。因无法查清行为人,18名涉诉楼栋的业主为此共同买单。最终,仙游县人民法院判决其余的18户业主各补偿给受害者经济损失556元,总计10,008元。

如果高空抛物砸伤人,如果找不到“真凶”,整栋楼居民都是要“连坐”的——大家一起赔。但是,补偿并不等于赔偿,在实际执行中困难重重,对高空抛物行为人难以起到震慑作用。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呢?

新实施的民法典1254条,在原有的《侵权责任法》87条基础上,做出两个重要改变:

一是,要求物业服务企业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否则,物业公司在找不到侵权责任人的情况下,将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这就要求物业方面积极开展法律宣传,排查危险隐患,加装必要的监控、安保设施,也可以采取投保物业责任保险的方式,来辅助性地降低自身因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后所发生的损失。

二是,直接要求公安机关介入民事纠纷,替受害家庭“伸张正义”。 公安机关应当优先集中精力去调查,查清责任人,实在查不到再考虑共同补偿,不能再以找不到肇事者为由,让他人代人受过。

 

高空抛物受害:

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吗?

高空抛物侵权纠纷存在两大问题,一个是由谁来承担赔偿责任?另一个就是,究竟要赔偿多少金额?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在于:赔偿数额的认定。

第1179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1183条  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本案中,原告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10万多。被告小孩的家长认为,瓶子并未直接砸中受害人,其后两次住院花费及伤残,也有受害人本身健康原因,两者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首先,从法律角度来看,民事诉讼中因果关系认定遵循“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原告散步时被从高空抛下的水瓶惊吓摔倒受伤,经监控录像显示水瓶由被告租住房屋阳台抛下,被告对此无异议,并签订确认书,法院对侵权事实予以确认。

其次,法院根据原告的年龄及伤情,酌情扣除部分费用,以及非治疗必要支出的部分,判决被告黄某某赔偿原告庾某某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合计82,512.2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现代社会高楼林立,如果不杜绝高空抛物,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只有我们管理好窗前的这片天空,才能让所有人避免飞来横祸。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5.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