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一聊离婚那点儿“事儿”

李合礼婚姻法规

2020-11-18 14:44
关注
卖点介绍:现如今,离婚、成为一种很平常的行为,收到的约束越来越低了,这也是男女的两性关系和两性行为较为随意的表现之一。然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离婚更多的是感情和情绪的始作俑者。认为“过不了就不过”,岂不知离婚还真的不那么容易呢。

相较于传统社会的“七礼”的约束(自西周的周礼以降,直到如今),婚姻还是像模像样的进行着,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如今的社会,按照目前的结婚离婚的实际情况,这种可谓是如同儿戏,传统的婚姻价值体系已经崩溃。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皆是如此。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可能有的人说了,这是妇女地位的上升,这也是社会文明的进步,这更是男女平等的体现。但不管怎么说,在如今的社会的情况之下,太高的离婚率只能够说明太多的家庭面临着“支离破碎”,似乎从人权方面来说是无可指摘的,可是如果要从国家和社会的大局出发,那么、这就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了。对于一个国家的长治久安来说,对于一个民族的兴盛不衰来说,作为社会最基本的但愿属性的家庭的完满、不破裂,是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的,这种积极的作用,才能够保证这个社会的不断前进。社会的理性和社会的成熟度同样也需要稳定的家庭局面的支撑。

上述所说,还是有权威机关的统计数据支撑的。根据中国民政部的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的离婚率高达38%(其中排在首位的黑龙江省更是可怕,高达63%;第二名天津市和吉林省并列,高达62%;上海地区为49%;北京地区为48%,皆处于高位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谈离婚案件时指出,74%的离婚案件是由女方提出的,女性对于离婚一事更加积极、更加主动。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数字,“事实胜于雄辩”,这就是目前的国情,无可辩驳的事实。因此有社会学家惊叹:“中国家庭在飞速崩溃,中国婚姻在火速终结”。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我们回归正题,说说离婚这点儿事儿。

关于离婚这点儿“事儿”,无外乎就两点儿:一是孩子的抚养问题,二是财产的分割问题。通俗地讲,就是“钱儿”和“孩儿”的问题(这里要说清楚的是,孩子是指未成年的孩子即未满18周岁、需要监护人予以抚养的未成年子女)。我一直在告诉我的当事人这样一个理念,千万不要把离婚想象的太复杂、太麻烦了,好像离婚一次,犹如世界大战一般,把自己整得灰头土脸的,没必要。一个人既然选择了离婚作为自己的方向予以“前进”了,那就不要在“顾虑一二”了。

所以,在面对婚姻家事案件的咨询问题时,我会首先告诉当事人,简单的事儿,不要掺杂着情绪、怨恨、斗争等。你要的是离婚,即把这个你讨厌的婚姻给“消灭”掉,就是一件事儿而已,不要把情感掺和进去,搞得“头脑大战”、“世界混沌”。可能有些人会从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看到,有所谓的专家、名人说,离婚还有第三件事儿:继承问题。其实、这是庸人自扰和多此一举的博取眼球的说法而已。继承,到了最后,还不就是财产的事儿吗?说来说去,还是钱的事儿。不过如此。

所以,最简单、最方便、最平和的离婚,就是夫妻双方实现把上面的两件事儿,谈妥了,写好协议,彼此之间不要太贪了,各自退一步,做不了夫妻,做个熟悉的陌生人也是可以的。然后心平气和的带着身份证件、结婚证件和双方认可的《离婚协议》,去民政局,花上几十块钱,领个离婚证,省时省心省事儿(这里必须要说明的是,中国民法典将于2021年的元旦节正式生效,届时协议离婚的话,必须要符合其关于离婚冷静期的规定,即使是第一次去民政局双方打成了协议,民政局会告知你们双方,给你们三十日的冷静期,时间过后,双方再来),从此分道扬镳,好一点儿的,还能够做个朋友。吵吵闹闹,大打出手,并不明智。 

而到了诉讼离婚的阶段,双方几乎连沟通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了。说白了,到了法院,其实是双方的关系已经无路可走了。那么,如果选择离婚,就得要准备有利于己方的“证据”。我们都知道,做金融,就是做风控;而打官司呢,就是打证据,离婚案件,也不例外。没有证据或者不能够举证,败诉的风险较大,承担着与此而来的风险和损失。这里,简单地说一下证据:一、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法律规定的原则就是“有利于未成年的成长”;襁褓中、哺乳期的孩子原则由女方抚养;少年儿童根据其成长阶段还会征询一下其本人的观点,做一参考。当然,配偶双方的人格品性、经济能力、社会评价和自我意愿,更是重要的判决考量。二、财产分割,夫妻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各种合法收入,都可以主张分割,包括但不限于夫妻双方的工资、奖金、车产、房产、股权性收入、版权收入、海外投资收入、夫妻双方共同接受的赠与和继承财产。这些收入并不限于地域,中国的可以,美国的也不例外,欧洲和俄罗斯的都可以主张,前提是要有财产性的证据证明或者产权证明。 

需要说明的是,法律规定,夫妻存续期间有过错的一方,对方可以主张其少分共同财产或者不分。这里的有过错包括但不限于下列情形:重婚的、一方对另一方实施家暴的、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这是法律规定的情形。实际上在实务中,下列情形也会考虑在内:婚姻存续期间一方“养小三”或者“包二爷”的、一方身体存在疾病又不愿意积极治疗的、一方对另一方经常性的实施精神性和心理性的侮辱的、一方性格孤僻经常做出违反社会公序良俗行为的等等。当然,这些过错以及过错程度需要证据来支撑的。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9.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