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受贿罪与诈骗罪的界限(上)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11-15 21:33
关注
卖点介绍:受贿罪属于职务犯罪,诈骗罪属于财产犯罪,两种犯罪在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有很大的区别。然而,在特殊情况下,如果行为人是国家工作人员,通过虚假许诺,收受财物,此时受贿罪与诈骗罪就会存在交叉,导致在司法实践中给案件的定性带来很大的争议。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腐败,如国家工作人员的受贿行为。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也做出了响应,其中,对贪污腐败这一类的犯罪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完善了职务犯罪定罪量刑的标准,加大对行贿受贿的惩处力度等。尽管如此,现实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根据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显示:“各级人民法院审结的贪污贿赂、渎职等案件达到2.8万件,涉案人员则达到了3.3万人”。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财产犯罪不断增加,特别是诈骗犯罪,由于网络、科技的发展,诈骗的手段日新月异,隐蔽性强,犯罪证据收集难度大,定罪处罚难度也越来越大。根据201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针对“套路贷”“校园贷”所涉诈骗、敲诈勒索等犯罪,起诉2973人;针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起诉43929人,同比上升29.3%。

一般来说,受贿罪和诈骗罪各司其职,不存在交叉关系,容易分辨。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例如行为人本身就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身份,然后又通过“虚假承诺”,获取他人所有的利益,此时,行为人的行为定性是定性为受贿罪还是诈骗罪,就难以确定。因此,本文的目的就是通过对受贿罪和诈骗罪进行比较,进而区分出这两种罪的界限,从而解决司法实践中,在上述的特殊情况下对行为人所触犯的罪名进行认定。

本文先以一个案例作为切入点,然后根据我国刑法和相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对案例进行粗略的分析。由于根据不同的理论,本案行为人构成的罪名也存在不同的结论,由此引出本文需要探讨的问题:受贿罪与诈骗罪的界限。

一、受贿罪与诈骗罪的界限存在争议 

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使用欺骗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如前文所述,受贿罪与诈骗罪容易进行区分,但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就会给案件的定性带来很大的争议。

例如:赵某,某乡派出所所长。某日凌晨,钱某伙同孙某对下夜班的李某实施了强奸,李某随后到当地公安局进行报案,公安局进行了立案。因赵某和钱某是发小,钱某的家人遂找到赵某,请求赵某帮忙,赵某当场许诺摆平此事。后赵某找到被害人李某进行调解,李某见事已至此,考虑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同意以10万元了事。赵某遂联系钱某的家人,说被害人要求赔偿20万元。钱家和孙家于是各拿出十万零五千元给赵某,并向赵某说明其中20万元用于赔偿被害人李某,1万元作为酬劳。赵某收下后,赵某将其中的10万元交给了被害人李某,其余的11万元则全部占为己有。不久,公安机关通过监控录像发现钱某和孙某的行踪,两人被立即抓获。钱某和孙某因强奸罪,被法院依法做出有罪判决。钱某和孙某的家人对判决结果不满,遂要求赵某退钱,赵某拒不退还,后赵某被举报,该案件案发。(以下简称赵某案)

赵某在本案中非法取得11万元财物的行为,对此如何定性,理论上主要有三种观点。

1、赵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赵某作为派出所所长,显而易见,赵某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赵某利用其作为派出所所长的职权和职务上形成的便利为钱某和孙某谋取非法利益,收受二人财物。而钱某和孙某的家人之所以请求赵某帮忙,正是基于赵某的职务,事后给付的财物亦是作为赵某为其谋取利益的报酬。客观上,赵某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得11万元,主观上,赵某具有非法收受财物的故意。持受贿罪的观点认为,虽然赵某隐瞒了事实,对钱某的家人做出虚假的承诺,但赵某已充分利用其本人的职务提供的便利为相对人谋取利益,事后又收受财物,显然赵某的行为侵害了受贿罪要保护的法益,因此,赵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2、赵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1)对1万元的定性。赵某虽然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资格,但赵某作为派出所所长,根本没有摆平钱某和孙某强奸李某一案的实际职权;同时,赵某也没有利用他人的职权,也就是说赵某的行为根本没有侵害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不可收买性,自然不构成受贿犯罪。本案中,赵某看似利用职务之便,许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实则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使用欺骗手段骗取1万元,故赵某应构成诈骗罪。

(2)对10万元的定性。被害人李某要求赔偿10万元,赵某却对钱某等人谎称需赔偿20万元(使用欺骗的方法),钱某等人对赔偿数额产生认识错误,基于认识错误而多处分了10万元的财物,随后赵某将10万元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钱某等人财产遭受损失,符合诈骗罪的基本构造,故应认定为诈骗罪(既遂),诈骗数额为10万元。持诈骗罪的观点认为,赵某进行调节并非其本人职权,而非法占有的10万元是使用欺骗的方法取得,不是职务行为的对价,故不成立受贿罪。

3、赵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和诈骗罪。

(1)赵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赵利用本人职务上的便利条件,通过调解钱某和孙某对李某强奸一事,帮钱某和孙某摆平官司,事后赵某收取了1万元的好处费,这1万元就是作为赵某职务行为的对价,因此可以认定赵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受贿的金额是1万元。

(2)赵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钱某作为一个派出所所长,赵明知强奸是不能通过调解解决的,于是便通过虚构可以调解予以解决的事实,同时向钱某等人虚构被害人要求20万元的赔偿金,钱某等人并不知晓,信以为真,于是基于认识错误,主动交付给赵某20万元,赵某则将多出的10万元据为己有,根据我国关于诈骗罪的构造理论,赵某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诈骗的金额为10万元。综上所述,赵某的行为既构成了受贿罪,又构成了诈骗罪,故数罪并罚。

综上,在本案中,赵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通过虚假承诺非法获取财物,可能构成受贿罪,诈骗罪,甚至同时侵害受贿罪的法益和诈骗罪的法益,因此可能同时构成受贿罪与诈骗罪。因此,本文主要研究受贿罪与诈骗罪的界限,研究的方法是将两罪进行一般区分,进而总结两罪的实际界限。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