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借款成本下降——最高法出手:民间借贷利率下调至15.4%

叶俊均个人民间借贷法规

2020-08-25 07:53
关注
卖点介绍: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迎来大范围调整,目前下调至15.4%,意味着借款成本比之前最高打了近6折。年利率24%、36%的“两线三区”原则也将成为历史。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以下简称新规)已于2020年8月1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09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0年8月20日起施行。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迎来大范围调整,年利率24%、36%的“两线三区”原则也将成为历史。

阅读新规全文,不难看出其中修改最大的部分便是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新规决定: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自2019年8月20日起每月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目前为15.4%)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之前的“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大幅度降低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本文就新规的背景、亮点展开浅析。

一、民间借贷的司法保护范围以及发展现状:

1、民间借贷之司法保护范围

新规第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的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因此我们要明确只有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才是民间借贷,受此规定之约束以及保护。

2、民间借贷之发展现状分析

(1) “校园贷”与“套路贷”捆绑了民间借贷

很长一段时间,以“民间借贷”为名,未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而面向社会公众发放贷款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约束与监管,特别是这类行为往往喜欢跟“校园贷”、“套路贷”捆绑在一起,给信贷监管以及社会公众带来了巨大风险,其中包括物质损失以及道德危机等。前几年开始,国家严厉打击“套路贷”以及“校园贷”,至今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是不得不承认,虽然“校园贷”的情况改善较多,但是“套路贷”的形式却依旧层出不穷。其中个别“套路贷”甚至是触犯刑法,只因依托的形式多样、套路变化多端而往往没有明确、具体的制止依据、手段对其进行有效制裁。基于此,新规在第十四条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的情形中增加了一情形: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出借人,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借款的,借款合同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刘敏介绍,近几年,随着民间借贷的迅速发展,放贷人的职业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出现了所谓“职业放贷人”,就是出借人的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营业性。这次修订司法解释时,在第十四条“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条款中,增加了第(三)项“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出借人,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借款的”,就是对职业放贷行为作出的限定。

(2) 高利转贷现象并不鲜见

   由于之前民间借贷的利率保护上限较高,有的企业便滋生了从转贷这一行为中赚取“差价”的想法,从银行贷款后再以民间借贷的形式从事高利转贷的业务,特别是少数国有企业从银行获得大额贷款后转手从事贷款通道业务,违背了金融服务实体的价值导向,此行为实际阻碍了经济发展,加大了实体的非流动性,长此以往必会严重抑制市场经济的活跃性。基于此,最高法对原司法解释第十四条第一项“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合同无效情形,修改为《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的”,取消了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前提条件,更为严格地限制高利转贷的行为,进一步强化了司法助推金融服务实体的鲜明态度。

二、分析现阶段民间借贷利率下调的背景:

1、 改革开放后,为了缩小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我国长时间以追求经济高速发展为目标,并不重视对经济“质”的追求;如今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路径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转而应该关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我国,中小微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参与者,数量庞大,是市场经济中的一个重要补充。而民间借贷与中小微企业的生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下调民间借贷利率有助于降低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激发中小微企业等微观主体的活力。从中长远角度来看,此举有助于发挥中小微企业在改善经济质量中的作用。

2、 民间借贷区别于专业信贷机构放贷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它的自主性强,它主要是基于当事人意思自治,法律对其监管力度减弱。在民间借贷中,当事人对于约定的利息多少、有无,均按照自愿原则来约定。此约定往往仅体现在借款合同中并且仅被借款合同加以保护,一旦履约不能或借款合同出现问题时难以找到有效的救济途径。而当事人约定的利息如果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以及公序良俗往往能依法被予以保护。但是如果当事人约定的利息过高,可能会出现债务人无法负担的情况,甚至是引发一些社会道德风险。因此,很多国家都规定了民间借贷利率保护的上限,我国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是引导、规范民间借贷行的的重要举措。

3、 之前的“两线三区”,并没有对民间借贷利率作出比较统一的标准,存在几个利率区间,具有较大的自主性。当事人对此亦无明确的认知,很容易就把民间借贷利率确定过高。而我国人民法院每年审理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例非常多,因为没有具体明确的利率标准,有大量利息约定不明或者利息过高的民间借贷纠纷融入法院,实则不利于法院公平公正地去审理民间借贷纠纷。国内司法现状长期是“案多人少”,法院审理案件的压力较大,适当给民间借贷利率修订统一的标准,引导民间借贷往更规范的路径上发展,有利于当事人在产生纠纷后能找到明确的法律依据以及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时做到公正、高效裁决。

三、民间借贷利率下调所带来的利与弊

1、民间借贷利率下调带来的红利

相比于之前的“两线三区”高额利率,此次民间借贷利率从最高的36%调整到目前的15.4%,下调了近6成,即借款、融资成本下降了近6成,在司法层面上保证了自然人之间的借贷更具有守约精神、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预期更为明朗。同时,此大幅度利率下调势必提高债务人抗风险能力以及降低了一定的道德风险。

2、民间借贷利率下调有其潜在的危险

此次大幅度利率下调,对资金需求者而言此举有可能导致信贷资金减少,供给出现延迟甚至是紧缺,不利于资金需求被满足;对信贷资金提供者而言,一不小心可能让自己深陷“高利贷”的泥潭。另一方面由于利息降低导致可盈利空间减少,为了赚取更多利润不禁铤而走险,最后助长另类畸形民间借贷形式例如地下钱庄等。

四、 此次修改实则贯彻了民法典的“禁止高利放贷”的原则

我国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明确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随着我国金融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中国人民银行逐步放开了金融机构的利率决策权,已取消公布基准利率,并于2019年8月17日发布公告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因此,作为原民间借贷利率的基准利率不复存在,便有必要根据我国货币政策调控机制的改变对司法解释进行相应修改。在这次司法解释修改的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认真贯彻落实民法典关于“禁止高利放贷”的原则精神,并对相关条款作出对应调整。

五、 民间借贷自由、灵活,因此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 书面凭证:借据、收据、欠条

不管是债权人还是债务人在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中,均应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债权债务凭证。其中常用的有借据、收据、欠条,三者既有相同之处又具差异。借据是债务人向债权人出具的借款凭证;收据是债权债务的证明凭证;欠条是债务人向债权人出具的可以是资金亦可以是其他物品的债权凭证。民间借贷中,确立债权债务多采用借据的形式。在订立借据时应在借据上载明借款人和出借人的全名以及身份证号码、借款金额(注明大小写)、借款时长、还款方式、利息多少、如无按时还款违约责任如何、借款人签字盖章、日期等内容。

2、 债权凭证上无明确债权人的救济

新规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持有的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没有载明债权人,持有债权凭证的当事人提起民间借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被告对原告的债权人资格提出有事实依据的抗辩,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告不具有债权人资格的,裁定驳回起诉。

即持有债权凭证的当事人可持债权凭证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不能因债权凭证上无明确债权人而拒绝受理。原告提供的债权凭证符合法律规定时,被告需承担证明原告不具有债权人资格的举证责任,此规定有意引导、规范民间借贷采用书面形式确立债务债权。

3、 债权凭证有无担保

民间借贷大多时候具有保证人,而保证人又具有一般保证与连带保证之分。其中一般保证风险较小,只有当债务人承担不了责任时,一般保证人才承担补充责任;而连带保证风险较大,债权到期后,如无特殊情况,债权人可要求连带保证人承担所有债务。

新规出台,实则释放了市场经济正在从高速向高质的发展方向转变的信号,国家对民间借贷呈现出新的、积极态度,对其进行引导、规范,因此笔者建议在这一新形势下,进行民间借贷的行为时,特别是大额资金的融通,应咨询专业的法律人士。让其对即将确立的债权债务等法律关系进行梳理分析,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避免在法律关系的认定以及权利人利益实现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22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