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殊情形下监护人变更若干法律问题简析

文凯争议解决

2020-08-06 15:40
关注
卖点介绍:在重大灾情面前,要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也要保障公民合法权益,尤其是未成年人、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更应得到社会的呵护和关爱。我们希望通过每个人自律和忧患意识,以及基层组织、政府有关部门的妥善安排,在应当灾情中保障和维护未成年人、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2020年庚子新春,由湖北省武汉市爆发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迅速蔓延,该新冠病毒具有高隐蔽性、强传染性特点,尤其发生了多起聚集性传染病例。我们发现,在出现家庭成员集体被确诊病例情况下,被监护人会出现短暂监护空白,这不仅是涉事家庭问题,更是社会民生问题,需要我们法律人予以关注,本文旨在对此提出若干分析意见。


一、问题提出

2020年1月29日,一篇题为《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 湖北17岁脑瘫儿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文章在网上流传,文中称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人鄢小文有两子,大儿子鄢成17岁患有脑瘫无生活自理能力,小儿子小伟11岁有自闭症,其妻子已过世。鄢小文疑似被感染。1月24日,鄢小文因疑似新冠肺炎和小儿子被送到了红安县集中定点收治场所,其托付村委会照料大儿子鄢成,并向武汉心智障碍群体公益组织“蜗牛家园”求助。据当地村委会干部反馈,从1月23日到28日,鄢成在24日下午吃了饭,26日晚上吃了点蛋黄派,28日,则由两名村医喂了两杯氨基酸。1月29日11时许,镇卫生院将鄢成转送至华家河镇集中观测点隔离治疗,12时30分,鄢成死亡。据悉,因疫情防控不力、工作不实等原因,当地镇党委书记、镇长已被问责免职。

原本这是一起可以避免的悲剧,不可否认,当鄢成父亲鄢小文被隔离治疗的时候,鄢成的监护出现了监护人空白状态,同时不可避免出现监护人职责难以落实,难以维护被监护人基本权益的问题,甚至生命健康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前不久,笔者接到民政部门咨询一个家庭出现了聚集性传染确诊病例,孩子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均被确诊隔离,两个孩子均未成年,且孩子父母拒绝提供孩子爷爷、奶奶联系方式,两个孩子如何安置存在难题。可见,在特定情形下会出现监护人短暂丧失监护能力,需要通过变更监护人等方式保障被监护人合法权益


二、监护基本分类    

(一)根据被监护人不同的分类

按照《民法总则》对被监护人不同类型分别进行了规定,被监护人主要分为未成年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两类,两者在监护人职责及被监护人权益保护等方面基本相同,在监护人担任主体存在一定差别:


1、未成年人

根据《民法总则》第十七条“十八周岁以上的自然人为成年人。不满十八周岁的自然人为未成年人。”之规定,未满十八周岁的自然人都是未成年人,属于被监护范围。尽管《民法总则》第十八条第二款“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规定了部分年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但不意味着其属于成年人,其不应被排除监护范围。

《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前述对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主体进行了明确规定,父母为法定监护人,并明确了父母死亡或无监护能力情况下监护人顺位。


2、受限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

根据《民法总则》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之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本文统称受限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属于被监护范围,而第二十一条“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及第二十二条“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两种受限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进行了界定。受限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一般指其智力、精神、身体健康状况等方面导致不能辨认或不能完全辨认自己的行为,一般相应也不具备生活自理能力。


(二)根据监护人权利来源不同的分类

1、法定监护人(含公职监护人)

依照法律的直接规定担任未成年人、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的人,《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人员、组织可以在符合条件情况下依据规定担任监护人,其监护权利直接来源于法律规定。


2、遗嘱监护人

《民法总则》第二十九条规定: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遗嘱监护需要符合以下条件:1)主体须为被监护人的父母,其他人如祖父母、外祖父母等即使具备监护人资格,也无权通过遗嘱确定监护人;2)父母必须具备监护人资格,如果父母不具备监护人资格(如民事行为能力受限、被解除监护人资格等),也不能通过遗嘱确定监护人;3)通过遗嘱方式,原则上为书面遗嘱,被确定的监护人可不受《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限制,可以包括其他亲戚、朋友等;4)被监护人的父母死亡(含宣告死亡)后,遗嘱监护人才具备监护人资格。遗嘱监护人监护权利来源于被监护人父母所立的遗嘱。


3、协议监护人

《民法总则》第三十条规定: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协议确定监护人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协议监护一般是指由同一顺序的监护人之间进行协商一致,推选出由谁或者由哪几人担任监护人。协议监护人监护权利来源于监护人之间协商,可以通过书面或口头形式确定。


4、意定监护人

《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意定监护也称委托监护,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优先适用于通过事先协商确定监护人,而不是法定顺位的监护人,其监护权利来源于书面协商协议。


5、指定监护人

《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规定:对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指定监护人。当法定监护人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前述被监护人所在有关单位或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在有争议的监护人之间指定监护人。除法院指定监护外,被指定人对有关单位的指定监护不服的,可以向法院申请重新指定监护人。指定监护人监护权利来源于被监护人所在有关单位或人民法院的指定。


三、监护人变更保障被监护人权益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监护人如被确诊隔离,将会出现一个月乃至数月的监护真空阶段,需要及时进行监护人变更,保障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要考虑到如果监护人被确诊病例,被监护人会作为密切接触者被医学观察,在选定监护人时应特别注意。


1、发挥协议监护快速、灵活的优势

首先,未成年人父母及受限民事行为能力的监护人可以未雨绸缪,在其失去监护能力前,就与被监护人其他亲属(如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或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父母、成年子女等)进行协商确定有监护能力,也便于履行监护职责的监护人;再次,未成年人父母或受限民事行为能力的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后,被监护人其他亲属也可以通过协商尽快确定监护人。协议监护的优势在于充分尊重了各方当事人意愿,且能够得到迅速执行。


2、积极行使指定监护权力

未成年人父母或受限民事行为能力的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后,同一法律顺位的监护人之间相互推诿、不能确定监护人情况下,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应当行使《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指定监护人的权力,在具有监护资格和能力的监护人之间指定监护人,及时保障被监护人的权益。同时,根据该规定指定监护前,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法律规定的有关组织或者民政部门担任临时监护人,充分确保监护人之间职责衔接不存在断痕,要有连续性。


3、落实公职监护兜底作用

当未成年人父母或受限民事行为能力的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后,没有具有监护资格的人(包括其他顺位监护人也被隔离治疗等),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应当按照《民法总则》第三十二条规定行使监护人职责,不得相互推诿、拒绝履行监护人职责。


在重大灾情面前,要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也要保障公民合法权益,尤其是未成年人、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更应得到社会的呵护和关爱。我们希望通过每个人自律和忧患意识,以及基层组织、政府有关部门的妥善安排,在应当灾情中保障和维护未成年人、受限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