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说高空抛物一定是民事案件,成都高空抛物入刑首案宣判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7-26 20:42
关注
卖点介绍:有时你认为是民事案件,其实它已是刑事案件,如高空抛物一样。对于高空抛物认为是民事的,是因为以往报道的案件的产生的错觉,本文以实案为切入点,对民刑交叉的边缘稍做分析。

一般来说,民法,是一个用钱和道理说话的法律,刑法,是一门用权力和牢狱说话的法律。在多数人的意识当中,民法和刑法八竿子打不着。但实务中,却存在大量民刑交叉的情形,即一个案件既符合民法的规范,有触犯了刑法的底线。

2019年11月15日早晨,周某某与其男友因琐事发生争吵,情绪不稳的周某某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从窗口扔出,随后菜刀掉落在距离小区大概十米的公交车车顶,弹至地面。随后,周某某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并被青羊区检察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

初闻此案,感觉跟近几年的高空抛物一样,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本案可以确定菜刀的主人是周某某,一旦侵害到他人的权益,由周某某独自承担全部责任,而不适用公平责任,由可能的加害人给予补偿。

但细细一想,又发现哪里不对。此时,最简单的办法是,将自己代入到案件当中,尤其是站在受害人的角度去思考。你会发现,以前的高空抛物案里,抛掷物不是人为的原因坠落,而本案中,菜刀系周某某人为的、主动的、有意识的扔出了窗外,并且楼下是闹市区,又正值早高峰,人头攒动。总而言之,就是前后案件的性质不一样,本案中,周某某的行为不但违反了《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还涉嫌刑事犯罪。

为有效预防和依法惩治高空抛物、坠物行为,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头顶上的安全”,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指出,故意从高空抛弃物品,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根据意见,周某某从高空抛弃物品,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楼下是闹市,从楼上扔一把菜刀下去,不死也不伤已周某某是幸,也更是路人之幸,你可以想象一把刀子从天而降,不死也残啊。因此,周某某的行为已构成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观方面包括故意和过失。故意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危害公共安全,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过失是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由于疏忽大意而未能预见,导致结果发生。本案周某某既不是直接的故意,也不是过失,应评价为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公共安全,却放任结果的发生。周某某尽管是因为和男朋友吵架,一时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从厨房拿了把菜刀想宣泄一下。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子,拿着一把刀,想威胁男朋友,谁知道男朋友不给台阶下,怎么办?砍他吗?那肯定不能砍是吧。怎么办?不砍你,那砍窗外的空气,走你。

作为一个社会人,你觉得可以随便把一把菜刀扔到楼下去吗?那绝对不可以吧,何况楼下都是人。因此,对于一个成年人,只要没病,就明知这样的行为危险有多大,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路人。因此,周某某明知自己扔刀的行为可能危害不特定人的人身安全,却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就是一种间接的故意。好在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判断一个人犯罪时的主观心理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就像惠施说的: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和我都只是案件的旁观者,对于行为人的内心都无法完完整整的知晓。那么我们如何去判断一个人犯罪时的主观心理呢?由于法律是对社会一般人的要求,那就从一般人的角度去判断,即综合犯罪时的各种因素,根据社会绝大多数人当时内心的状态去判断。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过于草率,毕竟有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需要明白,法律不受万能的,法律除了考虑道德,也要考虑功利,即从多数人的社会生活出发。

高空抛物除了可以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可以构成其他诸多罪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高空抛物还可以构成以下罪名:

高空抛物是行为人为伤害、杀害特定人员而实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过失导致物品从高空坠落,致人死亡、重伤,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的,依照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重伤罪定罪处罚。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规定,从高空坠落物品,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罪处罚。除了以上列举的,在《意见》中明确说明的罪名,如果抛出的是一些其他的,应当根据行为人的动机、抛物场所、抛掷物的情况以及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全面考量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准确判断行为性质,正确适用罪名,准确裁量刑罚。

刑法和民法虽似格格不入,但也存在模糊的、甚至是交叉的边缘地带,这也给司法实务中如何有效的认定带来不小的困难。笔者一直坚持,刑法是社会的底线,不到万不得已,都要给行为人重新走向社会的机会。在民刑难辨时,感性上以民事为主,在理性上,要坚持从现行法、从立法的目的、从法律理论等各方面论证,准确的判断行为的性质,既不让无辜的人被处罚,也不让正义被埋没.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3.00元
文章评论 ( 7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