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辛苦争来的抚养权,还要给孩子“偷偷”迁户口?

叶俊均争议解决

2020-07-12 16:38
关注
卖点介绍:夫妻双方做出离婚的决定则表明感情已破裂,在夫妻双方身份关系解除后,应关注权抚养权归属以及孩子迁户口等涉及孩子健康稳定成长的问题,本文结合实务案例进行了浅析。

如今:婚姻关系有所解体

(本文共3709字,阅读大概需5分钟)

进入21世纪以来,据数据显示“平均每6对夫妻结婚就有1对夫妻离婚”,这个比例可以说是非常高了。其中,女性想离婚的欲望更高,具体原因本人通过对国内婚姻现状分析、婚姻司法实务现状、婚姻法律发展方向及案例研究总结几点:

1、国家机关对婚姻的干涉力度变弱,婚姻关系作为私权得到更高的尊重;

2、经济发展更为迅速,社会分工更加细致,女性社会地位提高,面临更多的选择;

3、总体社会思想文化水平提高,对待离婚的社会舆论有所改观;

4、男女平等受教育的权利被充分保障,而教育兼具启迪人的心智、激发人的尊严、培养人的独立、唤醒人的意识的作用,女性思想也被充分解放。

经过上述原因的分析,离婚率不断上升的现状便很容易被理解。而在对待婚姻关系的时候,保持客观、理智的态度是十分重要的,在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做到相互取悦才有可能白头偕老。如做不到,又改变不了,离婚便成为多数夫妻的选择。


实务:离婚后的子女抚养权之争往往成为争议焦点

这里有两个法律问题值得学习

一、如何更好地争取抚养权?

分析大量案例,不难看出实务中法官对于抚养权的判定主要从几个方面入手(直接看法院的判决中有关抚养权的认定比较经典的几个阐述):

1、关于婚生儿子李某的抚养权问题,由于李某随母亲生活时间较长,考虑到不改变李某现有的生活、学习及成长环境,婚生子李某由母亲抚养较为适宜。

2、董某系人民教师,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有固定的住所,有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且结合当地的生活条件,董某每月收入能够抚养儿子肖某,使其健康成长。

3、考虑到刘某已年满10周岁,其也表达了真实意愿即愿意随母亲共同生活,加之外公出庭证实刘某自上幼儿园至11周岁前由其负责接送,之后才由父亲接走,在审判中外公亦明确表示愿协助母亲尽力抚养刘某,所以婚生子刘某由母亲抚养较为适宜。

为了保证子女的健康成长,人民法院在夫妻离婚纠纷中确定婚生子女抚养权时会综合考虑多种因素,根据法律规定、立法的原则和精神,从子女利益最大化的角度作出决定。具体综合考虑下列因素:1.直接抚养人的抚养能力;2.抚养子女的意愿及对子女的感情和态度;3.子女的年龄和性别;4.子女受教育环境的继续性和适应性;5.其他可供参考的因素。据此,确定子女的抚养权归属应综合考虑各方因素,不仅仅指物质生活条件,而有利于子女生理、心理健康成长的因素亦应作为重点考量。

因此,在抚养权的争议问题上当事人尤其应注意上述因素。人民法院在判决子女抚养权的归属时,最本质是为了子女生理、心理的健康成长。在平时生活中尽力培养一个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氛围,在法庭上一切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条件都可以尽情列举,以至于让自己在争取子女抚养权的问题上处于优势地位,取得法官的信任。


二、争取到抚养权后,孩子迁户口问题让你头疼?

夫妻双方离婚后,孩子的户口问题是否需要跟随抚养孩子一方法律是没有强制性规定,但是为了方便孩子读书上学等需求,一般情况孩子户口都会跟随抚养孩子一方。但是很多当事人发现,哪怕是经过法院的层层诉讼争取到了抚养权,在孩子户口的问题上依然有些当事人还是没能“如愿以偿”把孩子户口迁到自己的经常居住地,被安排孩子入学等一系列的问题深深困扰,在这一问题上虽然经过判决但依然存在多次争议。这是由于经历离婚、抚养权之争后,夫妻双方难免有积怨,孩子原户籍登记方往往并不会“乖乖”协助取得抚养权一方办理户口迁移手续,举个例子:一对夫妻结婚多年育有一女,离婚判决后,法院判决抚养权归属母亲,而孩子的户籍登记在父亲经常居住地,这时候父亲或者爷爷奶奶不配合协助办理孩子户口迁出手续,拒绝把出生证明或户口本等交予母亲。母亲想把女儿户口迁到自己经常居住地发生困难。这时候怎么办呢?

 

下面分享两个案例(这两个案例都是经过二审维持原判的案例,颇具参考价值)

1、熊某与丈夫王某诉讼离婚后,一审法院判决孩子一一(化名)抚养权归属熊某。判决后,由于无法联系到王某,且王某父母(爷爷奶奶)拒绝提供户口簿,熊某向王某所在地派出所求助,民警到王某家上门劝说但仍被拒绝。随后,熊某向王某父亲所在地派出所提交申请报告,申请打印王某父亲(户主)户口簿首页及一一本人页。王某父亲所在地派出所根据《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一百一十五条将王某父亲户口簿首页及一一本人页打印并出具给熊某。熊某向其父所在地公安分局申请将一一户口登记在其父户主名下(熊某户口登记在其父户主名下)。熊某父亲所在地公安分局认真审查了熊某提交的王某父亲户口簿首页及一一本人页、民事判决书、户口迁移申请报告等材料,并核对了相关信息后,认定一一符合迁入条件且手续齐全,于当日通过《南昌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打印了将一一的户籍从王某父亲经常居住地迁入熊某父亲经常居住地的文件并加盖“江西省公安厅户口专用”印章,制作一一常住人口登记表(登记在户主熊某父亲名下)后发放了一一常住人口登记卡,并在王某父亲户口簿内一一常住人口登记卡上加盖“迁出”印章。丈夫王某认为其父经常居所地派出所向熊某提供户籍打印页的行为违法将其告上法庭。

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判决部分内容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十条、第十三条的规定现行户口迁移登记涉及两项内容:一是办理迁入登记;二是在原常住人口登记卡上加盖“迁出”印章。派出所在迁出人员原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签发的户口簿上作迁出登记并加盖“迁出章”之规定,迁入地公安机关在完成迁入登记后,应当履行基于该迁入登记所产生的附随义务,即在迁出人员原户口簿本人页上加盖“迁出”印章,避免不实证件继续使用。在“放管服”改革和户籍制度改革背景下,因实行户口迁移“一站式”办理而引发的是新类型案件。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结合争议焦点,二审重点审查王某父亲所在地派出所作出案涉户口迁移登记行政行为是否合法。

本案中,一一自出生后不久便随同熊某在外祖父家即户口迁入地居住生活,且一审人民法院生效判决也确认一一由熊某抚养,故熊某父亲户籍所在地属于一一与熊某的经常居住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六条,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地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原审第三人熊某在无法与王某联系和王某父母拒绝提供户口簿的情况下,向王某父亲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求助,民警到王某父母家上门劝说但仍被拒绝后,其向该所提交申请报告,申请打印王某父亲(户主)户口簿首页及一一本人页。该所为其打印,符合《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派出所对于原审第三人熊某提交的将一一户口登记在熊某父亲户主名下(熊某户口登记在其父户主名下)的申请报告、以及提供的王某父亲户口簿首页及一一本人页、民事判决书等材料,进行了认真审查,并核对相关信息后才作出的行政行为,该户口迁移登记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2、刘语晴(孩子)与原告刘晗骁(父亲)系同户家庭户口,居民户口薄在原告处保管,因原告(父亲)与第三人李婷婷(母亲)离婚后怀恨在心而不愿提供户口薄原件,影响了第三人李婷婷即母亲把孩子户口迁入其所在地。随后,第三人李婷婷持离婚证、离婚协议书(抚养权归李婷婷)向被告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玉皇派出所)书面申请对刘语晴进行户口迁移。被告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玉皇派出所)经审查认为第三人李婷婷的申请符合户籍迁移政策规定,于同日将刘语晴的户籍按第三人李婷婷的要求迁至李婷婷所在的葫芦岛市公安局马杖房西街派出所。

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在二审中合议庭释明:《山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立为一户的家庭,其户主或家庭成员一方因家庭内部矛盾不愿将本户居民户口薄交与其他家庭成员使用的,以致该家庭成员无法办理个人相关事务的,派出所应当对保管居民户口薄一方进行说服教育;说服教育无效的,派出所可凭该家庭成员的书面申请及相关证明,为其制发仅含首页和其本人常住人口登记卡的居民户口薄,并在常住人口登记表和人口信息系统中注明相关情况。市内迁移,按照被告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玉皇派出所)的工作流程不需进行内部审批,符合要求即可办理,对此也符合精简行政流程的要求。因此被告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玉皇派出所)依据第三人李婷婷提供的离婚证、离婚协议、出生医学证明对刘语晴作出的户口迁移行为,存在合理合法的事实依据,符合法律规定,且程序合法。

 

因此从法院的审判做法看,夫妻办理离婚后,取得抚养权的一方办理孩子户籍原则上是不需要另一方同意的,可以直接拿着离婚证或者法院判决书、调解书等材料,去抚养孩子一方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办理准迁手续,之后带着准迁手续去孩子现在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办理迁移手续,最后回迁入地派出所办理落户手续就可以了,具体看各地《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的具体要求。总的来说,如果产生任何与抚养权相关的争议,无法自行解决的,应尽快咨询专业人士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少走弯路。毕竟抚养权背后绑定的是孩子的一生,而在历经抚养权之争后,往往会给孩子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所以遇上此类问题如不能自行解决,须尽快寻求法律帮助,让家庭环境尽快恢复稳定,这关乎到孩子日后的健康成长以及完整人格的塑造。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4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