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买航空延误险获赔300万,是“薅羊毛”还是犯罪?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6-18 15:46
关注
卖点介绍:近日,南京一女子李某因购买航班延误险,900多次延误,获赔300万元,被警方拘留。那么,李某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罪?


买航空延误险申请理赔,合情合理,也会涉嫌刑事犯罪吗?

近日,南京一位李姓女子自2015年来,利用亲友身份信息多次购买航班延误险,最终900多次延误,获赔300万元。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发现不对劲,于是报了警。目前,李某因涉嫌诈骗罪和保险诈骗罪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

回顾案件,李某曾从事过航空服务类工作,所以对航班是否发生延误比较清楚,并且对哪些航班可能延误有自己的分析和推测方法。李某首先挑选延误率较高的航班,然后利用各种信息,比如查看是否有极端天气情况,找到延误可能性较大的航班,然后使用不同身份购买机票并大量投保。一旦延误,便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如果航班没有延误,她会在飞机起飞之前把票退掉。

此事一经报道,便引发国民的热议。对于李某的行为,不少网友认为:这是人家的本事;对于保险公司报警的行为,不少网友认为:保险公司是不是玩不起;对于警察刑拘的行为,不少网友认为:人、票和航班延误都不是假的,用什么骗呢?

根据笔者目前所知的基本情况,我们如何看待李某的行为?李某的行为是“薅羊毛”呢?还是刑事犯罪?(由于案件尚处于调查中,因此笔者的分析仅是分析,不代表案件的结果)

首先,保险合同在学理上属于射幸合同,通俗的说,保险可以视为赌博,保险赔不赔,不是投保人说的算,也不是保险公司说的算。保险,其实就在赌概率,没有所谓的必然或者应然。航班延误险也是如此,航班是否延误,并不受李某的控制。因此,李某购买了航班延误险,一旦发生延误并申请理赔,保险公司就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进行赔偿。

人性本恶,我们可能因为李某获赔300万元而小人之心。但法律问题不能流于情绪化,法律必须保持理性和谨慎的态度。根据案情,李某用自己和亲友的身份信息购买机票和保险,合同双方出于真实的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那么该保险合同就应当成立并且合法有效。同时,李某签订合同也承担了相应的风险,如航班未延误,李某也没有退票,李某就遭受了损失;或者李某退了票,但也亏了手续费。因此,李某并没有空手套白狼。保险公司向乘客推出航班延误险的目的就是逐利,不能只让保险公司赚钱,而不许乘客赚钱。

有人认为李某利用亲友信息购买航班延误险的行为是诈骗。从某种层面来说,这种行为的确是一种欺骗,但这种欺骗是可以忽略的,因为保险公司并不筛选顾客,只审查购买延误险的人是否同时购买了该航班的机票,并且是否发生延误。对于保险公司而言,保险卖的越多赚的钱也就越多,至于谁买的保险并不重要,因为实践中有很多的保险都是在被保险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的,而这样的保险合同是完全有效的。因此,李某利用他人的身份信息购买保险,在民事上是合法的,就不应该在刑事上构成犯罪。

李某之所以能获赔300万元,除了购买延误险的航班延误,更主要的原因是保险合同的规则存在漏洞。规则本质上并非行为的障碍,而只是为人们提供了一种选择和决策的参考。李某利用规则漏洞谋取个人利益,正是根据规则办事,有些人被规则“套路”,而李某也只是“反套路”。虽然李某获利的手段看似有些不道德,但保险合同的规则本身是利益的分配规则。手段可以不合理,但不合理不等于违法,甚至上升为犯罪。因此,李某的行为应属于现在社会上定性的“薅羊毛”的投机行为,而不是犯罪行为。

刑法不要求人人都是完人,刑法是社会的底线,刑法只有在其他法律都失去作用的时候才出手。下面,我们从诈骗罪和保险诈骗罪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说李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了诈骗罪,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了保险诈骗罪,二者的关系是一般法和特别法,在适用上,特别法由于一般法。但不论的诈骗罪还是保险诈骗罪,二者在行为结构上都是:实施欺骗行为或利用对方的认识错误→使对方产生或维持认识错误→对方基于认识错误而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对方遭受财产损失

根据行为结构,我们分别来判断。

第一,李某没有实施欺骗行为。有人认为李某未乘坐飞机,是虚构了相应的飞行航程,属于欺诈,是骗保行为,但这样看法是不对的。首先,买了机票,乘坐与否是李某的权利,对该权利李某可以自由处置;并且,延误险并无要求被保险人必须乘坐飞机的约定。其次,李某每次都是在航班延误后申请理赔的,即申请理赔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李某并没有欺骗保险公司。

第二,保险公司并没有产生认识错误。航班延误是客观存在的,对此保险公司没有认识错误,也没有基于此而处分公司的财产。

第三,保险公司没有遭受财产损失。李某购买保险,一旦发生理赔事由,保险公司就有向被保险人支付赔偿金的义务。因此,李某获赔的300万元,是保险公司理所应当要赔付李某的,保险公司遭受的应该是商业风险,而不是损失。

诈骗是实害犯,不论是诈骗罪,还是保险诈骗罪,二者都拥有一个目的:非法占用,行为人取得财产,相对人因此遭受财产损失。综合上述三点,李某没有实施欺骗行为,保险公司没有财产损失,因此,李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

当然,如果航班没有延误,李某伪造航班延误信息,欺骗保险公司,获得延误险赔偿金,自然构成保险诈骗罪。但在认定罪名之时,要严格甄别哪些是航班延误事实客观存在,保险理赔条件已经成就情况下获取的金额,哪些是通过虚构航班延误事实,伪造航班延误证明获得的金额。

最后,如果保险公司要防止类似行为发生,必须完善保险条款、改进投保规则。有人批评保险公司动则请求警方介入,是滥用警权,我个人认为保险公司的做法也无可厚非,关键还是警方不能滥用公权,因为法无授权即禁止。如果一个争议用民法或者其他法律就可以解决的,就不要擅用刑法。

(再次说明,本文不代表案件事实,仅依据目前所知信息做粗略的分析,希望可以使读者对相关领域的法律规范略作了解,而不是混淆视听。也希望李某的案件能早日水落石出)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8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