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款码被掉包,贵阳夫妻一晚上卖炒饭损失近千元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6-12 10:50
关注
卖点介绍:微信支付和微信收款已成常态,对于调换二维码的案件,行为人构成什么罪,近年来也激起人们的激烈讨论,对此,刑法如何规定呢?

一、案情

6月9日,在贵州贵阳花果园附近卖炒饭的罗先生发现自己的收款二维码被人做了手脚,原来名为“过去”的收款二维码被一张名为“国民小哥”的二维码给覆盖,导致罗先生损失近千元。

罗先生夫妻二人卖炒饭,一份售价10元左右,平均每晚可以卖出几百份。6月8日晚,两人像往常一样,忙忙碌碌,热火朝天,辛辛苦苦的炒制、售卖夫妻炒饭。6月9日凌晨,在对账时,罗先生的妻子发现一晚上的辛苦钱竟悬殊了一千多块。她说:卖那么多才卖1千,不可能。

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这样不翼而飞,气愤的罗先生当即报警。随后,通过查看监控,两人发现作案者(以下简称为甲)十点多开车来到摊位前做了手脚。之后,罗先生尝试着扫二维码给对方转钱,但无法联系上对方。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

二、法律分析

对于偷换二维码案构成何罪,实务中存在激烈的争议。有论者认为这构成诈骗,有论者认为这构成盗窃。笔者认为该行为应构成盗窃罪。

我们先明确一点,顾客向错误的二维码支付餐费,罗先生不能以没有收到为由要求顾客再次支付餐费。用张明楷教授的话说:在向一个非债权人给付的情形, 如果该非债权人因法律表象而被证明为享有权利, 给付亦使债务人免责。

(一)甲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的行为结构是, 实施欺骗行为或利用对方的认识错误→使对方产生或维持认识错误→对方基于认识错误而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对方遭受财产损失。其中第三步“处分财产”是关键环节, 成立诈骗罪要求受害人具有处分意识,即受害人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本案中,甲将罗先生的二维码偷换,罗先生以为餐车上的二维码是自己的二维码,由此产生认识错误,但罗先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顾客给付的餐费处分给甲的意识,即罗先生没处分该财产的意识,因此,甲的行为不符合诈骗罪的结构,不构成诈骗罪。有论者认为这是三角诈骗,受骗人是顾客,受害人是罗先生。然而,在三角诈骗中,虽然受骗人和受害人可以不是同一人,但受骗人和处分人必须是同一人。如果受骗人和处分人不是同一人,那么欺骗行为和处分行为就不具有因果关系,就不构成诈骗罪。本案中,顾客有向罗先生支付餐费(债务)的义务,但没有处分罗先生债权的权利和地位,即甲被骗的付款行为不能视为诈骗罪中的处分行为。因此,甲不构成诈骗罪,也不构成三角诈骗。

(二)甲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有人认为甲不构成盗窃罪,因为盗窃罪要求行为人甲将罗先生占有的钱款转移为自己占有。本案中,罗先生夫妻自始至终都没有现实地占有顾客支付的钱款, 甲自然不是将罗先生占有的钱款转移为自己占有。根据行为与行为对象同时存在原则,甲不构成盗窃罪。

笔者认为, 甲构成盗窃罪, 盗窃的对象是财产性利益, 即罗先生享有针对顾客支付餐费的债权 。甲偷换罗先生的二维码时, 就窃得了罗先生的债权人地位,  将罗先生针对顾客的债权转移给自己享有。对比盗窃行为,行为人违反权利人的意愿, 将权利人占有的财物或享有的财产性利益转移为自己占有或享有;因此, 甲转移罗先生债权的行为完全符合盗窃。甲最终盗走罗先生一千多元的债权性利益,达到盗窃罪的入罪标准,构成盗窃罪。

偷换二维码的盗窃行为十分特殊,甲在偷换二维码时, 甲虽取得债权人的身份地位,但尚未取得实际的财产性利益,甲对罗先生的债权仅有侵害的危险,是一种抽象的危险,而非具体的、紧迫的危险,此时甲的盗窃行为尚在预备阶段。当顾客开始向甲的微信支付餐费时,甲对罗先生的债权就有了现实的、紧迫的危险,甲的盗窃行为进入实行阶段。当甲的账户收到钱款时, 甲就实现了对罗先生享有的财产性利益的占有,就完成了整个盗窃的行为,构成盗窃罪既遂。

三、处罚标准

(一)入罪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

因此,根据全国的标准,甲盗窃罗先生一千多元的财产性利益,符合盗窃罪的入罪标准。需要注意,《解释》规定地方高院和检察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的情况确定本地区的数额标准。根据贵州的标准,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起点为人民币一千元,因此,甲符合贵州的入罪标准。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关于确定盗窃刑事案件数额标准的通知》规定: 一类地区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等六个市,盗窃数额较大的起点掌握在三千元以上;数额巨大的起点掌握在十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掌握在五十万元以上。二类地区包括惠州、江门、汕头、肇庆、阳江、茂名、韶关、清远、湛江、潮州、揭阳、云浮、河源、汕尾、梅州等十五个市,盗窃数额较大的起点掌握在二千元以上;数额巨大的起点掌握在六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掌握在四十万元以上。  因此,如果罗先生的案件发生在广州,甲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二)量刑标准

甲的盗窃数额达到数额较大,根据刑法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如果行为人认罪、悔罪,退赃、退赔,且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或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的,或被害人谅解的,或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可以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必要时,由有关部门予以行政处罚。

依法判处罚金刑的,应当在一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没有盗窃数额或者盗窃数额无法计算的,应当在一千元以上十万元以下判处罚金。

如果对广东省关于盗窃罪的量刑标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通知,里面有详细的规定。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7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