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醉酒人的刑事责任根据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5-22 11:18
关注
卖点介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借酒可以消愁,借酒可以助兴,但酒后也可能乱性,酒后也可能犯罪。《刑法》第十八条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那么,刑法这样规定的根据是什么呢?

一、醉酒的概念

醉酒,也叫酒精中毒,是指患者一次性饮入大量酒精(乙醇)后发生的机体机能异常状态。一般表现为精神障碍和行为障碍,行为人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下降,甚至丧失而陷入无意识的状态。其中,辨认能力是指行为人认识自己特定行为的内容、社会意义与结果的能力,因而也称为认识能力;控制能力是指行为人支配自己实施或者不实施特定行为的能力。


二、醉酒的形态和刑事责任

根据医学标准,醉酒可以分为急性酒精中毒和慢性酒精中毒。其中,急性酒精中毒又可以分为生理性醉酒、病理性醉酒和复杂性醉酒。

1、生理性醉酒,又称为普通醉酒,单纯性醉酒,简称醉酒,是指一次性饮酒所引起的精神障碍。生理性醉酒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酒精中毒,其发生及表现,与血液中酒精浓度及个体对酒精的耐受力密切相关。在生理性醉酒状态下,人的生理,心理和精神变化大致可分为兴奋期、共济运动(即身体控制)失调期和昏睡三个时期。现代精神医学和司法精神病学认为,生理性醉酒不是精神病。实践证明,生理性醉酒的上述前两个时期,醉酒者仍可以作为或不作为的方式实施危害行为,昏睡期因醉酒者往往处于昏睡状态,因而较少有能力实施危害行为。

生理性醉酒完全是人为的,是可控的。生理性醉酒人在醉酒前对自己醉酒后可能实施的危害行为应当预见,甚至已有所预见,如果在醉酒状态下实施危害行为,行为人主观上就具有故意或者过失。刑法理论一般认为,生理性醉酒的行为人具有责任能力,故对其实施的犯罪行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即使醉酒人实施危害行为时责任能力减弱或者完全无责任能力,但由于醉酒是由行为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也不得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甚至不追究刑事责任,以使刑罚与醉酒人的犯罪的危害程度相适应。

2、病理性醉酒,又称为病理性酒精中毒,是相对于生理性醉酒的概念,是指摄入少量酒精就会引起严重的精神障碍和意识障碍。引起病理性醉酒的原因不是饮酒过量,而是饮酒者本身对酒精超出常人的敏感反应,多见于特殊群体,在性质上属于精神病。醉酒者往往行为紊乱,记忆缺失,并伴有错觉、幻觉、妄想等精神病状,行为通常具有攻击性。

一般认为,病理性醉酒属于精神病,醉酒人完全丧失责任能力。因此,在行为人首次无意识的陷入病理性醉酒状态导致危害结果的,不认为是犯罪。但行为人如果明知自己有病理性醉酒的历史,故意或者过失利用醉酒后无责任能力状态实施危害行为,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属于原因自由行为,应当负刑事责任。

3、复杂性醉酒,旧称激烈性醉酒,是指一次性大量饮酒(相对平时饮酒量而言)过程中迅速出现明显意识障碍,介于普通醉酒与病理性醉酒之间的急性酒精中毒,产生与病理性醉酒类似的症状。相较于普通醉酒,其症状表现的运动性的兴奋状态更明显和严重,持续时间更长,且常常发生伤害、凶杀行为,又称为问题醉酒。一般还保持普通醉酒的躯体麻痹症状,是一种缺乏抑制能力的一种醉酒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一定的辨认能力,评定为限制责任能力。

复杂性醉酒人犯罪时虽然处于限制责任能力状态,但行为人如果明知大量饮酒会发生伤害、凶杀行为,却故意或者过失醉酒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根据刑法规定,应当以完全责任能力进行严格认定。


三、醉酒人的刑事责任根据

(一)学说述评

我国《刑法》第18条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关于醉酒的人犯罪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根据,随着学者们的深入研究,目前主要存在以下不同的学说。

1、社会利益说。该学说认为醉酒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共利益。虽然醉酒人犯罪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在一定期间内确实会下降,甚至完全丧失,但醉酒人实施的行为危及社会利益,从社会政策和公共利益的角度考虑,必须追究醉酒人的刑事责任。[1]该学说以社会利益为本位,强调对社会利益的保护,却忽视了个人利益。实务操作中,社会利益的界定模糊不清。如果对醉酒人犯罪一律追究刑事责任,不符合公正原则。

2、三根据说。该学说是我国的通说,认为醉酒的人犯罪负刑事责任的根据在于:第一,醉酒状态下行为人没有完全丧失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仅仅是某种程度的减弱,不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人;第二,醉酒是醉酒者自己造成的,并非不可避免,醉酒者先前可能甚至已经预见醉酒后有实施危害行为的可能,具备了实施危害行为时的主观要件;第三,酗酒是旧社会遗留的社会恶习,是不文明的行为,应当加以制止。[2]该学说的缺陷在于,首先,醉酒的人可能因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丧失,成为完全无责任能力人;其次,醉酒可能是行为人的原因,也可能是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因不可抗力或者意外事件醉酒而犯罪,追究醉酒人的刑事责任则是不合理的;最后,饮酒是一种生活习惯和文化,醉酒也不是不道德的,将道德原因作为负刑事责任的根据,就混淆的道德与法律的界限。

3、原因自由行为说。该学说认为,行为人明知自己醉酒可能实施危害行为,故意或者过失使自己醉酒并陷入丧失或者完全丧失责任能力的状态,进而实施危害行为,尽管行为人实施危害行为时无责任能力或者为限制责任能力,由于危害结果具有可归责于行为人本人的原因,故行为人应当负完全的刑事责任。其次,行为人主观上对醉酒和酒后犯罪具有故意或者过失,在主观上行为人具有非难可能性。

4、严格责任说。该学说认为,对于主观罪过或罪过不明的危害行为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醉酒人虽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降低,犯罪时缺乏罪过或者罪过不明,但由于产生了危害结果,醉酒人对危害结果仍应负刑事责任。[3]该学说的缺陷在于,当行为人故意醉酒陷入无责任能力状态下实施危害行为,此时行为人的主观责任是明确的,导致严格责任的主观罪过与醉酒犯罪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不相符合。

(二)笔者的观点

笔者认为,要认定醉酒人犯罪的刑事责任,既要符合刑法第18条和刑事政策的规定,又要符合刑法两阶层的犯罪构成体系,即要认定醉酒人在客观方面具有违法性,在主观方面具有非难的可能性。

通过上述对醉酒人的刑事责任根据的分析,各学说在认定犯罪的客观方面(违法阶层)的要件是一致的,只要醉酒的人的行为对行为对象的造成的危害结果具有因果关系,且不存在违法的阻却事由,那么醉酒的人的行为就具有违法性。而在主观方面(责任阶层),就要认定醉酒的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过失,以及是否具有责任能力等。“社会利益说”并不考虑醉酒人的主观罪过,不符合定罪的主观要件;“三根据说”则没有考虑醉酒的人在无责任能力状态和因不可抗力、意外事件情形下的刑事责任;“严格责任说”则没有考虑醉酒人的事前的犯罪故意,即主管责任明确的情形;而根据原因自由行为理论,醉酒人犯罪时的责任能力状态不阻却醉酒人的主观责任,且醉酒人在主观上存在故意或者过失,主观上就具有罪过、非难可能性。因此,原因自由行为理论相比于其他理论而言,能在犯罪的客观阶层和主管阶层相统一的情形下认定醉酒人的刑事责任。故笔者认为应当以原因自由行为理论为根据来醉酒人的犯罪和刑事责任。


四、原因自由行为

原因自由行为是指具有责任能力的人,故意或者过失使自己一时陷入丧失或者尚未完全丧失责任能力的状态,并在该状态下实施了符合构成要件的违法行为。使自己陷入丧失或者尚未完全丧失责任能力状态的行为,称为原因行为;在该状态下实施的构成要件行为,称为结果行为。由于行为人可以自由决定自己是否陷入上述状态,故称为原因自由行为。[4]例如,行为人明知自己醉酒后会实施暴力的危害行为,却故意饮酒使自己陷于完全无责任能力的状态,进而对他人实施危害行为的,即属原因自由行为。

虽然学界对“原因自由行为”理论的肯定成为主流,但学说上也存在“原因自由行为”否定论的见解。萨维尼否定论一度否定了原因自由行为的可罚性,他认为丧失心神后与丧失心神前的心里联系已完全断绝,不能想象于心神丧失状态中仍意识的继续遂行在正常状态时所决定之计划;如已丧失心神状态,即应无责任,从而否定“原因自由行为”的可罚性。之所以否定“原因自由行为”理论,原因在于根据“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刑法原则,行为人只对在具有责任能力状态下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承担责任,如果行为人完全丧失责任能力,则不能追究行为人在该状态下所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的责任。根据该原则,醉酒的人犯罪,应当根据醉酒的人犯罪时的责任能力处罚。但问题是,醉酒的人因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丧失,处于无责任能力状态下实施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实行行为,因不具有责任能力而不能认定为犯罪,这显然与《刑法》第18条的规定相矛盾,也与刑事政策背道而驰。

之所以认为原因自由行为具有可罚性,是因为原因自由行为完全可能存在。例如,母亲为将襁褓中的婴儿饿死,故意饮酒致醉陷入丧失责任能力状态,导致婴儿得不到食物而饿死;甲明知自己具有病理性醉酒史,因乙辱骂自己而怀恨在心,意图教训乙,甲以和好之名义邀请乙喝酒,酒后甲病发,将乙打成重伤。虽然行为人实施作为或者不作为的危害行为时,不具有责任能力,但这种无责任能力的状态是行为人故意醉酒造成的,那么,对于行为人自身原因导致的危害结果就没有理由否认行为人的责任。相反,行为人故意或者过失使自己陷入丧失责任能力状态而实施的危害行为,是社会和刑法所不能容忍的,就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必要。

为了说明原因自由行为可罚性的根据,刑法理论提出各种不同的主张。主要包括:

1、间接正犯构造说,认为设定的原因行为具有实行行为性,原因自由行为正是将自己的无责任能力状态作为工具予以利用,通过间接正犯的理论进行类比,坚持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原则。

2、正犯行为说,认为原因行为是正犯行为,但这种正犯行为还不是实行行为,只有行为人实施结果行为时,正犯行为才具有发生结果的具体危险。因此,只要正犯行为时具有责任能力,即使实行行为时没有责任能力,也应认为符合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原则,应当追究责任。

3、相当原因行为说,该学说将具有责任能力的原因行为作为问责的对象,认为只要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及结果之间具有相当的因果关系和责任关系,就可以追究原因自由行为的责任。

4、原因行为时支配可能性说,认为原因自由行为时的实行行为是结果行为,但行为人在实施原因行为时,对结果行为具有支配的可能性,故应对结果行为承担责任。

5、意思决定行为时责任说,认为行为开始时的意思决定,贯穿至结果发生时的整个行为,因此,只要在开始的意思决定时具有责任能力,即使在实施结果行为时没有责任能力,也不妨碍将行为人作为有责任能力的人而追究责任。

6、例外说,认为原因行为不是实行行为,但与结果行为密切相关,原因行为是责任非难的根据。处罚原因自由行为虽然不符合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原则,但该原则不必严格适用于原因自由行为。[5]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学说论证原因自由行为的可罚性,可谓众说纷纭。之所以产生如此之大的分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原因自由行为使近代刑法的两大原则(责任主义和罪刑法定主义)相互矛盾,一方是把“行为与责任能力同时存在”原则作为绝对要求的近代责任主义,另一方则是重视构成要件定型性要求的罪刑法定主义。

上述前三种学说将原因行为作为处罚对象,维护了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原则;后三种学说将结果行为作为处罚对象,一定程度违背了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的原则。笔者认为,我国法律没有规定“行为与责任同时存在”原则的例外,故应当坚持该原则。如果醉酒人事先没有实施危害行为的意思,醉酒后产生该意思并实施危害行为,醉酒人应当预见或者已经预见却没有避免结果的发生,可以肯定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如果醉酒人事先具有实施危害行为的意思,故意醉酒而丧失责任能力导致危害结果,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也具有因果关系,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因此,行为人在实施与结果行为具有因果关系的原因行为时具有责任能力,行为人因故意或者过失,就具有非难可能性,不因行为人实施危害行为时的责任能力状态而从轻、减轻处罚,或者不追究刑事责任。

按照原因自由行为理论,根据原因行为时的心理态度定罪还是根据结果行为时的心理态度定罪不能一概而论,应该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来判断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是故意还是过失的。即是故意醉酒的故意犯罪还是故意醉酒的过失犯罪,或是过失醉酒的故意犯罪还是过失醉酒的过失犯罪,应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来判断。

对于故意的原因自由行为,要使行为人对危害结果承担责任,要求结果行为实现了故意的内容。例如,甲想杀乙,此时,甲对乙的死亡承担故意杀人既遂的责任。如果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不一致,如A想使用暴力强奸B,故意醉酒而陷入丧失责任能力状态,却将B杀害,此时,A的强奸行为已经着手,成立强奸罪的未遂,对B的死亡有概括的故意,成立故意伤害罪人死亡罪,故A成立故意伤害罪人死亡罪(既遂)与强奸罪(未遂)的想象竞合。倘若A的暴力行为仅造成轻微伤,则A仅成立强奸罪的未遂。

根据原因自由行为的理论,对于故意或者过失导致行为人陷入限制责任能力状态实施的犯罪,应负完全的刑事责任。如果行为人存在事前的故意,可能会出现犯意的转化。例如,甲想杀乙,故意醉酒陷入限制责任能力状态,尚未完全丧失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在实施结果行为时,甲改变杀乙的想法,转而对乙实施了强奸。对于这种情况,应当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进行认定,首先,甲醉酒前原本想杀害乙,并着手实施故意的内容,因甲主动放弃,能而不欲,成立故意杀人罪的中止,其次,甲在结果行为阶段具有强奸的故意,并且实施了强奸的行为,成立强奸罪,故甲既构成故意杀人罪的中止,又构成强奸罪,数罪并罚。



[1]孟伟:《生理性醉酒人刑事责任的理论解析》,中国政法大学2003年硕士论文第17页。

[2]马克昌:《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三版,第237页。

[3]卢延庆:《论醉酒人犯罪的刑事责任》,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硕士论文第20页。

[4] 张明楷:《刑法学》,法律出版社第五版,第307页。

[5] 张明楷:《刑法学》,法律出版社第五版,第308页以下。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5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