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5-20 11:59
关注
卖点介绍: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在我们的观念中,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采了还想采。但有时一个诗意的行为,却令我们身陷刑法的雷区。

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不论是青少年还是中老年,闲来无事,都爱“沾花惹草”,向往着“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的诗意生活。但是,路边的野花你能随便踩吗?你有想过某天换来“诗意退场,刑法登台”?

2016年,河南一农民秦某在山上顺手采了3株“野草”,居然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蕙兰,秦某先是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日,之后检察院提起公诉,秦某最终因为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00元。

什么?无意间采挖3株“野草”就构成犯罪?没错,你没听错,就是随手采了3株“野草”,一位每天都与植物打交道的农民,就遭受拘留、判刑和罚款3000元的惨痛的惩罚。这让秦某的思想受到了极大震动,也给周边的群众上了一堂“深刻”的“法治教育”课。

作为一名法律人,看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我小时候曾在山里像一台挖掘机一样挖那些“野草”,现在想想都后怕呀!如果我挖的“野花呀”、“野草呀”,都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判刑多少年。

但反过来想,真的就犯罪了吗?如果是你,你随手采了几株野草,又不知道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然后警察把你抓了,法院将你判了,你觉得你犯罪了吗?当案件被媒体报导,我们可以看到无数的人为秦某喊冤,也就是说,在无数人心中都有一致的看法,那就是秦某无罪。

法律不单要制定,更要宣传,就像没用过筷子的老外一样,如果你不教他怎么用,他是不会用的,如果制定的法律不普及,不知者何谈遵守,更没有遵守的可能性。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并不像杀人,故意伤害一样,从我们是一个社会人开始,我们就知道任何人除在特殊情况下,都不可以任何理由伤害他人,甚至剥夺别人的生命权。但植物就不一样了,我们专门学法律的人不可能将国家要保护的植物一一列举出来,高级知识分子也不可能,更何况是专业知识欠缺的农民呢。我们不可能要求农民在采野花,挖野草的时候给政府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这些是不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是吧。当然,有的人一定跟我较真,啊,一定有人知道哪些植物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那些是可以随便采的,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你别瞎说。我只能说,你ok!但就算你知道,你也不能要求别人和你一样,人无完人,你也有无知的领域吧!法律只要求以社会一般人的视角看待问题,而不苛求以特殊人的视角或者事后的心态看问题;因此,对于这些“冷门“的法规,一定要做好宣传,至少要让一般人知道有些植物国家是要重点保护的。

以上对案件做了简要分析,之所以秦某被定罪而我们都觉得他无罪,原因在于本文需要告诉大家的知识点:事实认识错误。事实认识错误就是行为人所认识的事实与客观情况不一致。打个比方说,你养了一只宠物,你以为它只是一般的动物,却是国家保护的珍贵野生动物,这就是事实认识错误。

事实认识错误的概念看似简单,但在刑法理论中实则高深莫测,因此,笔者就不详细论述。对于事实认识错误,我们就记住一点:不知者无罪,即你在实施某一行为时,你不知道该行为是犯罪,就不能治罪。作为免责理由,事实认识错误有可能被滥用,导致有人假装认识错误,逃避惩罚。应该说,这是逃避处罚的一种策略,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实践中,想以事实认识错误进行免责却是很难的,一方面对于常见的犯罪,你辩解自己认识错误,法官肯定不会接受,另一方面,在公诉方各种证据的进攻下,你要举证证明自己产生事实认识错误的难度也是十分艰难。

关于事实认识错误,日本有个经典案例——“狸、貉事件”和“鼹鼠事件”。日本的《狩猎法》规定,禁止非法捕获“狸”和“鼹鼠”。然而,在“狸、貉事件”中,行为人误认为当地通称为“貉”与“狸”是不同种动物而加以捕获,并且当地人大多持这种观念,最终,被告被判没有故意,不成立犯罪。而在“鼹鼠事件”中,行为人不知道当地称为“貘玛”的动物就是“鼹鼠”,而当地人一般都知道“貘玛”就是“鼹鼠”,最终,法官认为被告成立故意犯罪。两个事件看似同案(都产生事实认识错误)不同判,实则有很大区别。根据社会一般观念,在第一个案件中,由于当地人绝大多数都认为“貉”与“狸”是不同的动物,因此,行为人的认识没有偏离社会一般观念,故不成立故意;而在第二个案件中,当地人一般都知道“貘玛”就是“鼹鼠”,因此,行为人的认识有违社会一般观念,故不能排除犯罪故意的成立。当然,如果第二个案件中行为人能举证证明自己确实没有认识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就不能科刑。

与事实认识错误相对应的概念,是法律认识错误。古罗马有一个古老的法谚——任何人不能以不知法而免责。用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话说,这是为了维护公共政策(如法律的实施,政策的推行,国家正常的运转),因此可以牺牲个体利益。虽然有些犯罪人的确不知自己触犯法律,但如果允许这种免责理由,那将鼓励人们对法律的漠视,而不是对法律的尊重和坚守。

但,如果一切都以“不知法不免责”处理的话,就会显得过于严苛和武断。就像秦某挖“野草”案,作为一位农民,知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便已足够(不是说农民没文化),还需要知道法律保护某些花花草草吗?往往是不需要的。你如果身临其境去问他们,我想他会说:你脑子有毛病。虽然从国家和社会的角度看,确实有必要保护那些珍贵植物,但对于土生土长的农民而言,能够挖“野花野草”装点庭院,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在我们的法律还没有宣传到位时,不能苛求“不知者”遵守,且无意不遵守更不能处罚。

因此,“不知法不免责”有时并不恰当,一以贯之,反而会违背制定法律的教育和指引作用——遵守、守法。故对法律认识错误,我们也要区分对待。德国刑法典规定:“行为人行为时没有认识到其违法性,如该错误认识不可避免,则对其行为不负责任。如该错误认识可以避免,则可减轻处罚。”简单的说,如果你对法律认识产生的错误是无法避免的,如秦某知道要保护珍贵植物,于是打电话问警察:同志,请问“野草”可以挖吗?如果警察说可以,作为国家机关的答复,一般人都会确信无疑的吧,那秦某挖了,对法律的错误认识就是不可避免的,就不应该负责。如果说秦某的村子在宣传该野草是要保护的,而秦某生病没去听宣传导致其不知道,那么秦某的错误就是本可以避免而没有避免的,同时,由于秦某主观恶意小,即不是真心采挖,就可以或者不可减轻处罚,减与不减由法官裁量。但,如果秦某明知该野草需要保护,那么其采挖就是故意犯罪,就是知法犯法了。

在法律认识错误上,有个案例读者可以参考——内蒙古农民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案。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他认为只是违反行政法规,并不会导致犯罪,属于法律认识错误,并且王力军收购玉米促进当地粮食流通,对社会没有危害性,王力军最终被判无罪。因此,不知法,不免则,但根据行为人的过错和结果的危害,也可以减轻责任。

我们说:知法、懂法、守法、用法,四个词,八个字,不是随意排列的,守法的前提是懂法,懂法的前提是知法,如果法律都不知道,谈什么守法呢?法律要维护社会的秩序,而不是成为社会的雷区。除了少数人知法犯法,又有谁愿意身陷牢狱之灾呢?路边的野花,浪漫的爱情,诗意的生活,远方的梦想,以法律为帆,以知法为浆,以守法为船。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6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