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误杀》的法律分析

杨长城刑事法律

2020-05-20 11:43
关注
卖点介绍:电影《误杀》可谓十分精彩,不少人看过之后,会思考平平和母亲构成杀人吗?除了杀人,还有其它的法律知识吗?如果电影发生在中国,法律又是如何规定的呢?面对这些,笔者在本文中一一叙述,请读者笑纳。

电影《误杀》热映,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不仅是主人公李维杰为了保护家人,与拉韞等人殊死搏斗,而且是电影当中涉及的法律问题,引发人们的思考和讨论,茶余饭后,让人津津乐道。当然,电影发生地设在泰国,笔者虽不懂泰国的法律,但作为读者,您更想知道的可能不是泰国法律,而是国内的法律。那么,如果电影误杀的故事就发生在中国,我国法律是如何规定的呢?

以下笔者根据《误杀》故事发生的时间线为顺序,逐一梳理其中的法律问题。


一、素察及其朋友(pony)的行为。

1、素察构成强奸罪和强奸罪未遂,数罪并罚。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迫妇女进行性交的。在犯罪构成上,犯罪主体一般是男性,因为女性也可以对他人实施强奸;犯罪客体是妇女对性自由的自主权;犯罪主观方面是故意,不存在过失的强奸罪;犯罪的客观方面是以“暴力”等手段压制妇女反抗,实施性行为。

首先,在电影中,素察用迷药将平平迷晕,然后实施性交。素察使用的手段是用迷药,不符合暴力的性质,但符合法条规定的其他手段,效果上达到了压制对方反抗,并且最终实施了性交。因此,素察的行为完全符合强奸罪的构成要件,构成强奸罪既遂。

其次,素察利用拍摄的视频威胁平平,要求再次发生关系。平平迫于视频被传出去的心恐惧心理,于是答应素察的要求,这符合强奸罪中“胁迫”的手段,构成强奸罪。在犯罪形态上,素察因意志以外的原因(非自愿放弃)没用成功实施强奸,因此,素察构成强奸罪未遂,不是强奸罪的中止。

综上,素察犯强奸罪。由于素察强奸平平不是一个行为,前后两次侵犯强奸罪保护的法益,应当数罪并罚。

2、pony构成强奸罪的共犯。

根据电影情节,Pony的手机里有素察强奸平平的视频,从视频拍摄的角度可推知是pony拍摄的,虽然不清楚pony是否强奸平平,但可以确定的是pony帮助了素察实施强奸犯罪。Pony作为共犯,根据共犯原理,部分实行,全部责任, pony也构成强奸罪。

如果pony也强奸了平平,则素察和pony构成轮奸。根据刑法规定,二人以上轮奸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二、平平和母亲(阿玉)的行为。

我们先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素察通过威胁,晚上来到其白天约好的仓库准备强奸平平。阿玉出现,素察将视频给阿玉看,阿玉要求删掉并放过平平,素察不干,威胁阿玉代替平平,阿玉给素察一耳光,素察反击,三人混战。当素察将阿玉的头往墙上撞的时,平平从后面用锄头将素察打死,结果没死,阿玉将素察埋进坟墓,素察最终窒息而亡。

平平和阿玉杀死素察的行为是《误杀》的核心法律问题,在分析上存在两种观点,下面分别讨论。

1、平平和阿玉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的前提存在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结果是防卫人给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需要明确的是,正当防卫的目的是阻却犯罪,即行为人在制止不法侵害时,给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行为本身就是一个犯罪行为。

当平平将素察打死(实际上是打昏),虽然平平的目的是打碎素察手中的手机,但客观上制止了素察正在进行的强奸和杀人行为 ,属于正当防卫。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在素察被打昏之后,二人以为素察已死,于是将素察埋入坟墓,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平平将素察打昏,阿玉埋了素察,不是两个行为,就是为了制止素察不法侵害的一个行为,应合并在一起来看,总体上平平和阿玉只构成故意杀人,同时,杀人的目的是为了制止正在实施强奸、杀人的素察,构成正当防卫。

2、平平和阿玉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和过失致人死亡。

面对素察正在实施的强奸、杀人,平平将素察打昏,构成正当防卫。

由于素察只是被打昏,并没有死亡,平平和阿玉以为素察已死并埋了,实际上是将一个活人埋了。此时,不法侵害已经结束,故正当防卫也应当结束。在阿玉埋素察这一行为上,客观上,行为造成了素察的死亡,主观上属于过失,没有阻却犯罪的事由,因此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三、李维杰的行为

1、李维杰构成包庇罪、帮助毁灭证据罪和帮助伪造证据罪。

首先,李维杰构成包庇罪。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条规定,李维杰在得知平平和阿玉杀死素察后,李维杰作假证明包庇。虽然平平和阿玉可能因正当防卫而不负刑事责任(是否负刑事责任由法院裁判,上述只是笔者的分析),但李维杰并不因此而无罪。

其次,李维杰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案发后,李维杰帮助阿玉和平平将案发地点(仓库)的痕迹处理干净,将素察的手机和汽车尽可能销毁,又将素察的尸体转移,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规定,李维杰妨害司法机关办案,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

最后,李维杰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案发后,李维杰利用“蒙太奇”的手法,伪造一家人在案发当时外出游玩,没有作案时间的一系列证据,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规定,李维杰妨害司法机关办案,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

有论者认为李维杰还构成伪证罪,事实上,李维杰不是伪证罪的主体。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五条规定,“证人、鉴定人、记录人和翻译人”才是该罪的主体。电影中,李维杰作为犯罪嫌疑人,不可能构成伪证罪。

2、李维杰构成自首。

电影最后,李维杰因背负太多的血与泪,尤其是女儿为了得到口琴,将试卷由70分改为100分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做出更大的牺牲,要在孩子面前树立榜样,于是他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李维杰的行为构成自首。


四、警察局行为的综合分析

1、刑讯逼供罪。

拉韞及其手下作为司法工作人员,使用暴力和恫吓对李维杰一家人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暴力取证,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构成刑讯逼供罪。

2、滥用职权罪。

拉韞及其手下从事公务,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其并没有根据法律和职务规定合理的履行公职,反而为了一己私利,滥用职权,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捕李维杰一家,刑讯逼供,激起群众的暴动,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遭受重大损失,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构成滥用职权罪。

3、程序错误。

首先,警察局局长拉韞是本案被害人素察的母亲,其应当回避而未回避。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 (一)是本案的当事人或者是当事人的近亲属的; (二)本人或者他的近亲属和本案有利害关系的。

其次,讯问不合法。《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一条规定,对未成年人的讯问,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电影中,侦察人员对李维杰一家人的讯问都是一个侦察人员进行的,对安安的讯问既是单独进行的,有没有法定代理人在场。


五、毒树之果。

拉韞通过恫吓,从安安口中得知素察被埋地点,假设素察的尸体当时没有被李维杰转移,最终警察从墓地扒出,应当如何呢?

根据我国关于非法证据的理论,安安的供述是刑讯逼供获取的,属于非法证据,理论上被称为“毒树”。根据刑诉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安安的供述应当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罪量刑的证据使用。其次,从墓地扒出的尸体,是根据安安的供述找到的,理论上被称为“毒树之果”,该证据虽然是非法证据的派生物,实务依然是有效的,可以作为定罪量刑的根据。因此,如果李维杰没有转移尸体,结果就是故意杀人,百口莫辩。

综上所述,《误杀》的法律问题基本叙述完毕,对于平平和阿玉将素察“打死”之事,笔者虽分观点讨论,但建议我们还是要从整体上去看,而不是将击打和“埋尸”分开来看,因此就是正当防卫。同时,警察的行为也值得我们深思,对于公权——法无授权即禁止,警察具作为国家暴力机关之一,只有将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才是对人民和私权的最好的尊重和保障。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5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