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人直播,带货还是“带锅”?

林楚凤消费法规

2020-05-11 16:19
关注
卖点介绍:越是红火的产业,越要警惕被流量反噬,对直播带货行业而言尤是如此。名人直播,带好货不带“锅”,要求行业进入有门槛、行为有底线、交易有规矩,消费者才能放心买买买。

疫情期间,线下体验式服务大量锐减,网络购物成为主流,随着5G技术运用普及,网络购物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主播带货,往往是一些设备,一个平台就能销售,成本低效益高,知名的主播如李佳琦、薇娅更是一秒销售额破亿。在这样的经济效益驱动下,一大批名人、网红纷纷当起带货主播,不少产品成为“秒空”爆款而脱销。

不同于以往的电视购物、广告宣传,需要备案审核后再播出,网络直播带货具有即时性,带货直播只要得到商家许可即可开播销售。不管是主播的资质、直播内容、直播商品都没有经过备案审核,存在极大的风险。

一、主播素质良莠不齐

带货主播大多是没有经过专业的商业培训,也没有经过演艺公司筛选和监管。带货主播们直播过程中传达的思想、价值观有好有坏,品质良莠不齐。随着带货直播平台的兴起,部分污点艺人也公然在直播平台上“露面”,博取眼球。拥有千万数量粉丝的主播,其言行具有极强煽动力,而粉丝中包含大量的未成年人。近年来随着带货直播的竞争越来越大,不少带货主播炒“人设”、炒话题,引发粉丝网络骂战,扰乱平台秩序。

二、直播内容虚假

大部分的直播内容、宣传产品没有经过筛选就发布,难免有美化、误导、甚至是虚假的成分。近月,就出现了带货主播推荐假货、主播存在“欺诈”的情况。

“OH MY GOD”、“买它买它”等口号成了万千少女的噩梦,直播平台上常常通过叫卖、互动、限时降价、限时打折等制造紧张气氛。正如“口红一哥”李佳琦被称为“人间唢呐”,直播间往往通过主播大声叫卖,网友热烈讨论,刺激消费者冲动消费。就事论事,如果是正常的制造气氛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用非正常商业手段就应该取缔。

(1)带货直播背后有团队,直播剧情堪比大片。很多带货主播的视频内容都是经过团队策划、聘用演员、精心剪辑的“作品”。主播为了控制节奏,经常会提前设置一些剧情。例如商品上架过程中,商家故意设置错了价格,118元设置成了88元,或是商家连麦故意口误报错价格。这时,主播替粉丝砍价,商家一直不同意……剧情最终都是商家让步,挥泪吐血只放有限名额。不知情的消费者果断抢购,心中还窃喜自己独占了便宜。

(2)带货数据注水,好评造假。在某些平台,刷粉丝量、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浏览量、观看人数、直播间互动人数等数据,虚构平台数据已经成为产业链。某些主播的宣传海报经常可以看到一场直播几个亿的销售量,这背后不乏刷榜等自我炒作。尤其是一些平台约定七天之内退货,更为这种炒作创造了空间。

(3)主播带货价格无法查实。在带货推销中,主播宣称的买一赠N、最低折扣等口号很难经得起检验。同样的商品在不同平台售价相差甚多。直播平台审核机制最多只能判断视频内容和形式是否符合规范,难以判定视频里的商品是否是正常价格,如果明显低于市场价格是否可能涉嫌是伪劣产品

2020年3月3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60.5% 受访者表示“担心商品质量没有保障”、“夸大其词”、 “假货太多”、 “鱼龙混杂” “货不对板”。同时,有37.3%的受访消费者坦承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但仅有13.6%的人进行投诉维权。

带货主播带假货,消费者如何维权?

在互联网时代没有到来的时候,人们的购物方式基本都是实体店的购买,但随着电视的普及,便产生了一种新的购物方式:电视购物。电视购物从1996年正式引进大陆,距今已经24年,24年后直播购物成为了新一代人购物的媒介。无论是电视购物还是直播带货,其实都是使用夸张的广告词和表演方式,增加消费者的参与度,转移注意力,引导消费。通过网络媒介、通过主播宣传,消费者对于真实的产品信息接触反而减少,容易买到无用产品,甚至是劣质产品。

案例一:新冠病毒爆发期间,天津的廖女士在某购物平台直播上面看到一带货主播推销医用口罩、消毒酒精等紧俏货物。带货主播先是分析了当前疫情的严峻情况,宣传医用口罩的特别之处。出于对疫情的恐慌和家人的关心,廖女士一口气购买了100个口罩及12瓶消毒酒精,共计花费4000余元。半个月后,廖女士收到的却不是医用口罩,而是材质粗糙的普通口罩,货不对板。廖小姐因此投诉至商家,商家以主播带货宣传并非与产品性能一一对应拒绝理赔,同时声明应当以购买界面标注的产品性能为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8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2条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

无论是网上平台还是实体经营的店面,消费者都有知悉产品实际情况的权利,网络主播们不能借助虚拟平台弄虚作假或是刻意隐瞒产品的真实情况。商家更不能以主播言行不代表商家来轻易甩锅。商家需要为带货主播的宣传内容买单。

案例二:张女士是一个美妆达人,生活中基本收入都用于购买各大美妆产品。张女士长期关注一个带货主播,因为该主播声称自己是品牌直接授权,可以拿到最低销售价格,而且保证绝对正品。张女士近三年的产品都是通过该主播推销购买。2019年8月,张女士在使用一款法国进口精油后就觉得脸部出现红肿,瘙痒等情况。经检验,该产品存在不合格的添加剂,根本不是该品牌的商品,而是假冒产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案例二中,带货主播销售掺杂、掺假的假冒产品,张女士可以要求退一赔三。获得赔偿后,张女士还可以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6条规定,向工商部门举报、投诉,要求工商部门对商家进行罚款、责令停业整顿甚至是吊销营业执照。

案例三:周先生身体一直不好,无意中看到一则视频推销某保健品,视频中带货主播对其功效、性能、出品等做了全面的讲解分析,周先生遂私信联系主播,通过主播发送的链接,在某不知名平台上前后支付了3万余元。接收到产品后,周先生发现该保健品只是普通的豆奶粉,而且没有任何产品说明和标注。周先生再次登录该平台,已经显示是无效链接,周先生要求主播提供商家信息,主播拒绝任何沟通。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56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先行赔偿。

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网红主播这一新兴角色,目前尚无出台具体的法律约束,笔者认为网红在带货这一环节中,是作为广告代言人这样的角色存在的。通常情况下,带货的网红都拥有较多的粉丝,他们借助自己的知名度、影响力,能增强广告内容的可信度和感染力,从而提升广告的传播效果,这符合法律上对于广告代言人的定义。

直播带货如果无法提供准确的商家信息,主播们作为广告发布者就需要先行赔偿,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主播们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56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先行赔偿。

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网红主播这一新兴角色,目前尚无出台具体的法律约束,笔者认为网红在带货这一环节中,是作为广告代言人这样的角色存在的。通常情况下,带货的网红都拥有较多的粉丝,他们借助自己的知名度、影响力,能增强广告内容的可信度和感染力,从而提升广告的传播效果,这符合法律上对于广告代言人的定义。

直播带货如果无法提供准确的商家信息,主播们作为广告发布者就需要先行赔偿,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主播们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越是红火的产业,越要警惕被流量反噬,对直播带货行业而言尤是如此。名人直播,带好货不带“锅”,要求行业进入有门槛、行为有底线、交易有规矩,消费者才能放心买买买。消费者在购买过程不求火眼金睛,但求理性消费,支付时多想想购买的必要性,多看看商家文字介绍及买家评价。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12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