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死刑复核制度知多少?

周艳婚姻法规

2020-03-20 10:52
关注
卖点介绍:死刑,最早产生于阶级社会,当时被称为是治“乱世”的一种有效方法,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的思想道德修养的不断提高,在提倡人道主义的今天,死刑对于人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十分血腥和残酷的刑罚

一、死刑复核制度

(一)概念:

死刑,是刑法规定的所有刑罚中最为严厉的一种刑罚,可称为极刑。死刑的判处需要经过十分复杂的程序,而死刑复核则是这一系列程序中的最后一道程序,死刑复核程序是指最高人民法院对判处死刑的案件复查核准的一项特别程序,这道程序是夺走一个人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卡”,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死刑复核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诉讼特别程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我国刑法规定,死刑除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死刑复核是人民法院对判处死刑的案件进行复核所遵循的一种特殊审判程序。《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至二百零二条对死刑复核程序作了原则性规定,司法解释也已将这些规定具体化,为死刑复核工作提供了较周密的准则。

(二)复核任务:

死刑复核的任务根据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经验,死刑复核程序的任务是,由享有复核权的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报请复核的死刑判决、裁定,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是否正确进行全面审查,依法作出是否核准死刑的决定。因此,对死刑案件进行复核时,必须完成两项任务:

1、查明原判认定的犯罪事实是否清楚,据以定罪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罪名是否准确,量刑(死刑、死缓)是否适当。

2、依据事实和法律,作出是否核准死刑的决定并制作相应的司法文书,以核准正确的死刑判决、裁定,纠正不适当或错误的死刑判决、裁定。

(三)发展历程:

死刑复核制度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经过秦汉发展到北魏时期,死刑案件基本由皇帝核定,到了隋朝,还设置了专门的机关,明清时期,已经形成了秋审、朝审制度。死刑复核程序中最关键的是死刑核准权,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此问题上曾几次变化。1980年3月6日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80)人大常委会字第10号通知现行的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等犯有严重罪行当处死刑的案件在1980年内毒品犯罪死刑案件最高法院判决和涉外的毒品犯罪死刑案件除外

1993年8月18日最高法院关于授权广东省高院核准部分毒品犯罪死刑案件的通知广东省的毒品犯罪死刑案件广东省高院一审判决和涉外的毒品死刑案件除外。1996年3月17日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199-202条所有的死刑案件所有的死缓案件,1997年3月14日修改后的刑法第48条所有的死刑案件所有的死缓案件最高法院判决死刑案件除外,1997年9月26日最高法院关于授权高级法院和军事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通知刑法分则第一、三、八章规定的犯罪判处死刑的案件刑法分则第二、四、五、六(毒品除外)、七、十章规定的犯罪,判处死刑的案件解放军军事法院可以行使以上死刑复核权的变化表明:第一,中国的死刑复核权一直由最高人民法院或高级人民法院行使;第二,死刑复核权的下放更多的是基于简化诉讼程序,提高诉讼效率的考虑;第三,不同类型犯罪的死刑核准权归属不同。死刑核准权的下放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打击犯罪的及时,但与之相连的负面影响也非常明显。中国刑法对有些犯罪的定罪量刑规定的比较笼统,加之各地的实际情况不尽相同,审判人员的法律水平和素质参差不齐,造成不同地方死刑标准不同,使死刑复核程序防止错杀、减少偏差、保证公正的目标难以得到实现,不利于有效地控制和减少死刑的适用,也不利于实现定罪量刑的综合平衡。

由于下放死刑核准权的均为实践中多发、量大的犯罪,实际造成了中国判处死刑的案件,绝大多数由高级人民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核准并下发执行命令。从审级上讲,被授权核准死刑的法院,也是死刑案件的二审法院,各高级人民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在审理中实际上是将二审程序和复核程序合二为一。因此,对绝大多数死刑案件,死刑复核程序实质上被取消了。

2015年1月,最高法印发的《关于办理死刑复核案件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办法》作出规定。从2015年2月1日开始,辩护律师要求当面反映意见的,案件承办法官应当及时安排。

办法共10条,主要规定了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审判庭在辩护律师提出有关事项时的处理办法和流程,包括查询立案信息,提交书面材料,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当面反映意见,送达裁判文书等。

(四)设立的背景、目的及意义

死刑作为一种最严厉的刑罚,一旦作出这一判决,便不可挽救,在死刑的存废问题上,我国依据国家的特殊国情以及我国宣扬的惩恶扬善、公平法治的理念,坚持不废除死刑。但是,为了能够更加准确地适用死刑,贯彻我国“少杀、慎杀、防止错杀”的刑事政策,我国设置了死刑复核制度。其存在的意义具体表现在:

(1)死刑复核程序有利于保证死刑适用的正确性。人的认识有一个循环往复,螺旋上升的过程,只有经过多次不断的检验,才能使认识逐渐接近客观实际。诉讼认识也是如此,只有经过从侦查到起诉、审判,从一审到二审和审判监督程序等多次反复,才能使公安司法人员的认识逐渐接近案件的客观事实,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冤假错案。死刑案件通常更加复杂,往往更需要经过多次检验。不仅如此,人死不可复生,死刑一旦被执行就无法补救,因而更必须保证死刑判决的正确无误。死刑复核程序的设置使死刑案件在一审和二审程序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道检验和保障机制,这对于保证死刑的正确适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死刑复核程序有利于控制死刑的适用,实现少杀、慎杀的刑事政策。严肃谨慎、少杀慎杀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一贯方针,在刑事诉讼法中特别设立死刑复核程序,正是贯彻这一方针的具体体现。通过死刑复核,对那些适用死刑不当的判决、裁定,作出不予核准的决定,并依照法定程序,分别作出不同的处理:对纯属无罪或因证据不足应判无罪的人,纠正冤案,立即释放,恢复其自由;对那些虽然有罪,但不应判处死刑的罪犯,可根据不同情况依法改判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等刑罚。这样做,不仅有利于防止无辜错杀和死刑滥用,避免给国家、公民造成重大损失,而且还可以收到良好的政治效果。因此,死刑复核程序是坚持少杀、慎杀和防止滥杀的可靠保证。

(3)死刑复核程序还是严格死刑规格、统一执法尺度的关键程序。由于死刑(死缓)判决的核准权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法院行使的,这有利于从诉讼程序上保证死刑执法尺度的统一,防止地区之间宽严不一。而且有利于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法院及时发现死刑适用中可能出现的偏差和错误,及时纠正错误的死刑裁判,并在此基础上总结审判工作的经验和教训,指导和督促下级人民法院提高死刑案件的审判质量,确保死刑在全国和全省(市、自治区)范围内的统一正确适用。

二、古今死刑复核制度的对比

(一)古代死刑复核制度

(1)介绍古代中国的死刑复核制度

在古代的中国,律法对死刑犯人的特别救济制度主要有两种:一是死刑复核,二是死刑复奏。死刑复核,就是对于普通审判过后的案件,由最高有关机构甚至是皇帝来亲自进行重新审判的制度。而死刑复奏,指的是在死刑案件复核之后,执行之前要奏请皇帝进行最后审查 ,并考虑给予宽宥的一种制度。中国古代的统治者,总是把死刑的最终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般一份死刑案件,会到达皇帝手中复核,最终执行前,需要再次给皇帝审核批准,只有在获得死刑复奏的批准后,才可执行死刑。

早在汉代,我国就出现了死刑复核制度的萌芽,但到了隋唐时代,死刑复核制度才真正确立。据《隋书·刑法志》记载“三复奏”起源于隋朝。而“五复奏”则产生于唐朝。实际上,这“五复奏”主要适用于那些在京师里发生的死刑案件。司法官违反了复奏制度,还会受到处罚。这也体现了对死刑制度的一种约束,以及最高统治者对生杀大权的牢牢掌握。
  在宋元时期,死刑仍需经中央有关部门统一核准。《元史·刑法志》载:“及中原略定,州县长吏,生杀任性,甚至没人妻女。耶律楚材奏请:‘囚当大劈必待报,违者论死。’从之。”

明清时期,死刑复核制度有了进一步的完善,并出现了会审制度。会审制度的全称是会官审录制度,是一种由中央司法机关或中央司法机关与行政等其他机关定期、不定期,共同审理以死刑案件为主的重大、疑难案件的制度。

在古代中国历史上,清代的律法堪称是最严谨的。我们在电视剧中常常看到,判官最后判处犯人死刑时,一般说的是:“秋后问斩”。而在“秋后问斩”之前,需要进行“秋审”。所谓“秋审”,正是古代的死刑复核制度,清代秋审被视为国家大典,是对依律秋决但尚未执行的对象进行死刑复核的会审制度。

秋审大概可分为两个阶段。前阶段为一至四月,书吏起草文案,分管事务的刑部司官(主事、员外郎、郎中)对文案进行增删并附“看语”(判案意见),最后交由刑部堂官(尚书、左右侍郎)批阅。最初的看语称作“司看”,第二次为“覆看”,第三次为“总看”。司看用蓝笔,覆看用紫笔,总看用墨笔。三看之后,还有堂官的批语,可说慎之又慎。后阶段为五至七月,刑部将地方督抚审案结论与刑部看语对照,再分两次会议(司官为主体的“司议”与堂官为主体的“堂议”)进行讨论,从而得出刑部的最终意见。随后,刑部准备好文案,由九卿科道会审(九卿会审主要是形式上的意义,基本都会接受刑部意见),定议后向皇帝报告(若大臣们意见不一致,则将正反观点一并上奏),由皇帝作出终极钩决:予钩(立即执行死刑)或免勾(暂不执行死刑)。

当然,清代秋审制度也并非无懈可击。太平天国兴起之后,“就地正法”被大规模实施,导致最高死刑复核权下移,造成滥用死刑。到了晚清,法学名家沈家本对秋审制度展开激烈批评,倡导改革。及至清朝覆亡,立宪共和,政体大变,秋审制度也被废止。

(2)古代中国死刑复核制度的作用及意义

中国古代死刑复核制度的作用有二。其一,避免滥杀无辜,维护律法公正。死刑是所有刑罚中最重的,称之为“极刑”,但冤假错案与因为威逼利诱而认罪的现象却时常发生,为了使人信服,并做到公正,以及对一些犯人的宽恕,死刑复核制度应运而生。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是维护皇权统治。在古代中国,天子是四海之主,也只有天子,才有所谓的生杀大权,其他执行死刑的人,也是为天子执行。那么最终对死刑执行的认可与批准,或是驳回和反对,都必须由天子亲自着手。因此,在古代中国,死刑复核制度不仅是一项维护人权的制度,更是一项维护皇权,达到集权于天子一身的统治制度。这与当今的死刑复核制度有本质区别。

(3)评价对古代死刑复核制度

从以上古代死刑复核制度的程序来看,在我国古代,要对一个人执行死刑,似乎要经过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古代的死刑复核程序,如果古代官员真的有按照这个程序来审查案件,那么对死刑的适用,准确性还是比较高的,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人的生命权,尊重人权,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一些弊端,比如,皇帝对最后的死刑复奏的态度是怎么样的?是否有了解案情后再作出最后的审判?在审理案件的过程,是否每个机关都恪尽职守,对案件的情况了如指掌呢?所谓的九卿会审是“走过场”还是确实一丝不苟地审查案件?我想,即使古代的死刑复核制度设置了重重关卡,也不能避免出现冤假错案.

(二)古今死刑复核制度对比

我国古代的死刑复核制度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我国古代对生命的尊重、司法体系的进步、劳动人民的智慧和统治者“慎刑”的法律思想,但其根本的出发点是保障封建制度下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因为如果在刑罚上,特别是死刑上适用过多,就会导致社会动荡,而统治者牢牢抓住死刑的审批权就能防止死刑的滥用,是统治者应对社会危机、稳定人心的一种手段。由皇帝操控“生杀大权”,以体现“君权神授”的思想,确保皇帝至高无上的地位。

发展至今天,死刑复核程序是人民法院对判处死刑的案件进行复查核准所遵循的一种特别审判程序。死刑复核程序是对下级报请的判处死刑的案件审查是否核准执行死刑所应遵守的步骤和程序。指有核准权的人民法院经过对事实是否正确、法律适用以及程序是否正当的全面认定,对下级法院报请的其所作出的死刑判决、裁定进行复核,依法作出是否核准死刑的决定。

“为之于未有,知之于未乱。”在危难还未出现的时候,力求建立一个完善的制度避免权利的滥用,司法的不公,社会的不稳。人类的历史是连续的,在继承和创新中实现,在实践和发展中进步。对我国古代死刑制度的认识和分析,正是继往开来的努力和实践。“以史为镜,可以明得失。”只有在不用的历史阶段,了解制度是如何发展和进步,探索其中的积极和消极因素,继往之精华,开今日法治之美好未来。我国古代的死刑复核制度,从古老中国的传统法律画卷走向时下法治建设与司法改革的蓝图,一路走来,尽管充满险阻,但始终履步不歇,生生不息。

三、现今死刑复核制度存在的缺陷及如何完善

(一)两大冤案及反思

(1)聂树斌一案:1994年8月5日,石家庄西郊孔寨村附近一块玉米地里,一名女子被奸杀,死者为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当时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局抽调警力,将年仅20岁的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随后警方宣布破案。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因强奸杀人的罪名被执行死刑,2005年2月,自称“真凶”的王书金落网,交代了此案真相,虽然事隔十年,真相仍震撼了许多人的心。

(2)呼格吉勒图一案:1996年4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毛纺厂年仅18周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凶杀案的凶手,案发仅仅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且立即执行。然而2005年,被媒体称为“杀人恶魔”的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杀人案就是毛纺厂女厕女尸案,从而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3)对两大冤案的反思:以上两起案件其实十分相似,两个年轻人都因强奸杀人的罪名被判处死刑,而事隔多年后才出现真凶。也许我们应该感到庆幸,虽然是迟来的正义,但终归是来了,正义并没有缺席。然而,除了庆幸,我们更应该痛定思痛,呼格吉勒图一案中,从逮捕呼格吉勒图到执行枪决,仅仅用了两个月,而真相大白却用了整整十年。聂树斌一案中,虽然他的审判的时间比呼格吉勒图要漫长一些,但为什么最终还是造成了冤假错案?我们是否应该反思,在呼格吉勒图这起案件中,相关部门为何如此草率,仅仅两个月,就判决了呼格吉勒图死刑立即执行,而原本用于能使死刑更加准确适用的死刑复核制度,为何没有发挥到相应的作用?

(二)现代死刑复核制度存在的缺陷

死刑复核制度在我国已经存在多年,甚至可以追溯至古代,但即使经过如此漫长的发展,仍然存在着不少的缺陷:

第一,死刑核准权的下放,死刑核准权下放给高级人民法院,而在二审案件中,就使得二审程序和死刑复核程序重复,即使再进行死刑复核制度,得出的结果也会与二审结果无异,死刑复核程序在实质上相当于被取消,下放核准权相当于减弱了死刑复核程序的作用甚至隐蔽了死刑复核程序的作用,所以关于死刑核准权的下放问题,笔者个人是不支持下放的,笔者认为死刑核准权仍然应该收归最高人民法院使用,这样才是真正地有进行死刑复核这一程序,尽量避免冤假错案,

第二,机构和人员不足问题,因为当前死刑案件数量比较大,而进行死刑复核需要一定的机构和人员,这是“两高”存在的共同难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死刑复核程序进行法律监督,需要投入大批的人力

物力,因此需要一定的机构和人员,如果不能有许多人进行死刑复核程序,则该程序难免陷入“名存实亡”的境地。然而,从当前的司法经验看,有能力承担死刑复核法律监督任务的司法机构,只能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诉厅。而公诉厅现有人员28人,其中,具有检察官资格的只有26人,目前公诉厅承担着有关司法解释的起草、对下

级公诉部门的业务指导、考核统计等大量工作,如果再增加对最高人民法院所有死刑复核程序的法律监督任务,显然难以承担。因此,死刑复核制度遭遇的第二个难题即是人员与机构不足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必然导致死刑复核程序不能完整地、正常地、公正地进行。

第三,监督程序问题。在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后,最高人民检察院自然承担起对死刑复核法律监督的职责, 以及对死刑复核程序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如何进行法律监督,即用什么程序对死刑复核程序进行法律监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方式来确定审查模式。关于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程序的审理过程,目前存在有4种不同意见:一是书面审;二是书面审加提审被告人;三是开庭审理;四是所谓的“听证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死刑复核程序常见的可以采取两种方式:一是书面审加提审被告人或者书面审的审理方式,这是一种不公开的审理方式,主要用于于案件事实清楚、且证据确凿、对于审判结果没有太大争议的死刑案件;二是开庭审理或者“听证审”的审理方式,这是一种公开审讯的审理方式,主要适用于双方对审判结果存在较大争议的死刑案件。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程序采取第一种不公开的复核方式,当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法律监督时,将面临以下问题:如何知悉书面审开始的时间;是否应当派人员参与最高人民法院参与提审被告人的活动;如果应当派员参与最高人民法院提

审被告人的活动,那么被指派的检察官是否能讯问被告人;该检察官又是否可以单独提审被告人;其可以通过哪种方式发表对死刑案件的意见;通过何种方式了解并审核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书面审结果等问题。如果最高人民法院采取公开审理的死刑复核方式,那么最高人

民检察院的死刑复核法律监督除了会面临上述问题以外,还会面临以下程序问题:以何种身份介入死刑复核程序;是否可以委托省级检察院的检察官参与公开的审理程序;是否可以与省级检察院的检察官一起共同参与公开的审理程序等。这些法律规定之外的“盲区”,使得检察机构进行死刑复核程序的监督时,不能很好的发挥监督以及对案件重新审理的作用。

(三)关于完善死刑复核制度的观点及建议

为了提高死刑复核程序审理结果的准确性,发挥死刑复核制度的作用,可从检察机构着手,使检察机构更有力地促进、维护以及保障死刑复核程序的进行。在监督层面保障死刑复核制度的进行。而为了更好地解决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死刑复核法律监督中遇到的问题,保证死刑复核程序依法进行并作出正确的裁定,应当从以下几方面完善我国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制度:

第一,严格限制并减少死刑。设置死刑复核制度的出发点和着眼点,是为了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和少杀、慎杀、防止错杀的刑事政策,防止死刑被滥用、误用。因此,检察机关对死刑复核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也应体现死刑复核制度的基本价值观,将严格限制和减少死刑适用作为重要原则。

第二,切实保障人权。死刑复核制度的核心价值,在于通过为适用死刑增加一道由最高人民法院亲自把守的关口,有效防止错杀无辜、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因此,加强和完善死刑复核法律监督的基本出发点,应是有利于体现死刑复核的法律价值,达到切实维护人权的目的。在检察机关开展死刑复核法律监督的程序设置和工作部署上,也应突出对人权的保障。

第三,维护公共利益,对于极少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触犯死罪而且情节特别严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犯罪分子,依法判处并核准死刑,是保障国家利益和被害人合法权利,维护公平正义和社会秩序的客观需要,体现了现阶段死刑制度的社会效益。

第四,保证公平性。检察机关对死刑复核进行法律监督要坚持公平性原则。一方面,检察机关对于办理死刑复核监督案件应当有统一的实体上和程序上的标准,掌握死刑政策不能随心所欲、忽宽忽严,死刑是一种极刑,不可与普通刑法相同看待,检察人员必须慎之又慎,保证死刑适用的公平性。另一方面,对于法院死刑复核中出现的同罪不同罚、忽轻忽重或者违反法律规定随意从轻或者从重处罚的情形,应当进行监督纠正。

第五,死刑复核应以纠错为基本功能。我们难以保证一审二审不会出现丝毫差错,如果可以,那么以上两大冤案也不会出现。纠错功能指向的是司法的正确性,辐射的是被告人的人权保障,只有带着纠正已审理结果的错误的观点去对待每个死刑复核制度,才能最有效的保证不出现冤假错案。死刑的对待敌人的,但检察人员在死刑复核程序中的职责就是在敌人中寻找被错判的,在审理环节的监督上需细之又细,才能在最大程度上防止死刑被滥用、误用。

四、结语

死刑复核制度的存在是对死刑制度最好的一种维护与制衡,该制度使得法律在保留死刑制度的前提下,维护社会主义的公平性以及惩恶扬善的法律力量,又确保了审判过失对人权的伤害降到最低。因此我们知道,在更合理的制度取代死刑制度之前,死刑复核制度只会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合理,而不会被取缔。因此,死刑复核制度一直是会法律工作者研究与探讨的课题。这项制度在中国存在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时至今日,依然扮演者重要的角色,其价值与作用在法律中不可忽视,同样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需要继续改善。可以预见的是,死刑复核这项制度在不久的将来,能发挥更好的效果。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5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