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国涉外收养法律适用问题及完善

周艳婚姻法规

2020-03-20 10:38
关注
卖点介绍:随着各国涉外收养的情况日趋盛行,许多国家已经开始意识到制定专门的涉外收养法的重要性,使得涉外收养能够有法可依,减少法律冲突。我国作为一个送养儿童最多的国家之一,却没有专门的关于涉外收养的法律。

一、我国涉外收养立法

(一)收养与涉外收养

在人类历史上,收养的历史可追溯至18世纪,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涌现出了大量孤儿,成为世界难题,涉外收养恰好为这些战后国家提供了解决方式,这也促使各国完善涉外收养方面的法律。

涉外收养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涉外收养,是指含有涉外因素的收养,即在收养人与被收养人之间至少有一方是外国人。狭义的涉外收养,是指外国人或无国籍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收养中国公民的子女。涉外收养是指在收养人与被收养人之间至少一方为外国人或者本国人在国外依据外国法律收养本国人。

(二)我国关于涉外收养立法发展概况

从我国国内立法的角度看涉外收养法律立法现状,1998年,全国人大对《收养法》进行修订,1999年民政部对修订的“实施办法”更名为《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登记办法》,详细规定了外国人在中国收养子女的程序。2010年10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适用法》)通过,并于2011年4月1日起实行。《适用法》第28条对我国涉外收养的准据法做了详细准确的规定,第28条规定“收养的条件和手续,适用收养人和被收养人经常居所地的法律,收养的效力,适用收养时收养人经常居所地的法律。收养关系的解除,适用收养时被收养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法院地法律”这条法条对于弥补我国在涉外收养法律方面的空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它有效地填补了我国涉外收养法律适用的残缺。但是,涉外收养冲突法的许多问题是适用法所没有涉及到的,还需要立法者作进一步的完善、补充。除此之外,我国涉外收养法律制度还是在过去订立的,并且内容极为简单,在这个社会各方面都高速发展时代,犯罪分子已经有更多新型的犯罪手段,有很多犯罪分子都披着善良的外衣从事跨国收养犯罪活动,而法律的空白也使得犯罪分子越来越猖狂,这说明十几年前订立的一些法律可能已经相对落后,进一步完善涉外收养法律是十分必要的,法律也需要与时俱进,立法者对于过去制定的一些合理的条款仍可保留,但面对今天各种不同的收养的情况,则需要作出补充。

(三)、其他相关的法律规定

1、从国内立法来看,由于我国在涉外收养方面并没有规定专门的法律,因此如果是跨国收养,一般情况下会引用其他法律,比如民法总则关于收养的规定。但这样并不能够完全解决涉外收养的法律冲突和法律适用的问题,有些收养情况是这些法律所没有涉及到的,并且这些法律的规定存在许多的漏洞,需要尽快完善。

2、从国际立法来看,国际上并没有对跨国收养作出相关的法律规定,1993年,海牙国际私法协会通过的《跨国收养方面保护儿童及合作公约》(以下简称《公 约》)在我国生效,但是我国有关涉外收养的法律法规仍然与《公约》存在差距,因此完全适用公约的内容是非常困难的,进一步完善我国关于涉外收养的法律迫在眉睫。

 二、涉外收养法律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涉外收养关系的成立适用的规则的问题。

我国《收养法》第6条第1款规定要求收养人必须满足“无子女”的条件,第8条第1款规定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收养法》当时如此制定用意在于推行计划生育,防止部分人通过收养法这部法律达到自己不法的目的。这种规定与当时的政策是相互呼应的,对于国内收养来说,这个规定十分合理,但放在涉外收养这个问题上,这些规定就已经与国外的法律相互冲突了,许多外国并没有计划生育这一政策,相反,有些国家甚至鼓励多生育,由于各国的国情不同,所以收养法制定出来的规则可能大相径庭,法律需要与时俱进,目前我国是处于送养大国这一地位,我国每年被国外收养的儿童非常多,被中国人收养的外国儿童却十分少,但将来说不定我国也会成为收养大国,如果将来涉及到中国人收养外国儿童时遇到法律冲突,那么该如何解决呢?法律应该具有前瞻性,而不能够一味地等问题出现才做出更多的规定,根据我国与各国交好的现状,中国的经济在高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我认为我国成为一个收养大国是十分有可能的,因此,修改并完善涉外法律收养的制度是十分必要的。

(二)我国涉外收养的程序十分复杂

我国《收养法》规定外国人可以在中国依照《收养法》收养子女,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应当经其所在国主管机关依照法律审查同意。收养人应当提供由其所在国有权机构出具的有关收养人的年龄、婚姻、执业、财产、健康、有无受过刑事处罚等状况的证明材料,该证明材料应当经其所在国外交机关或者外交机关授权的机构认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该收养人应当与送养人订立书面协议,亲自向省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涉外收养主要手续除了要求收养必须收养人与送养人订立书面协议,如果一方有要求或者各方有要求需要进行公证,那么就还有一个公证的手续要办理。我国《收养法》中关于涉外收养这一条的规定的涉外收养的手续十分复杂,而目前各省市的收养公证都不统一,手续复杂,法律又没有对此作出更加详细的规定,这样不仅不利于维护被收养人的权益,也不便于收养人。对这一规定,孤儿原本就没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如果有人愿意收养他们,那么对于他们的成长是有利的,如果因为收养手续复杂,而使得收养人难以进行收养,导致孤儿们没有能够被送养,那么实际上也对不少儿童造成了伤害。

(三)“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的名义买卖儿童”的规定过于简单

我国《收养法》第二十条规定“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的名义买卖儿童”,但现实生活中有些福利院利欲熏心,明面上是将儿童进行送养,并且也办理了相关的程序,但实际上却从中谋取一定的利益,这样不仅不利于被送养儿童的成长,侵犯了他们的权益,而且也是对法律的亵渎,收养法对此只是用简单的一句条文进行规定,并没有详细具体的规定,导致借收养的名义买卖儿童,甚至是进行跨国买卖儿童这种现象的出现就是因为法律的不够完善,使得犯罪分子有漏洞可钻。这不仅需要立法者通过不断完善我们的法律,还需要相关部门进行加强管理,坚决杜绝此类现象。

(四)涉外收养跟踪调查的漏洞

我国在《收养法》与《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实施办法》都作出了涉外收养必须跟踪调查的规定,但是却找不到如何进行跟踪调查的相关规定,而且由于规定不具体,相关部门也难以落实这一规定,这不利于保护被送养到国外的儿童。如果只是形式上提出会对涉外收养进行跟踪调查,而实际上却没有进行这一个程序,那么也无法保障被送养儿童的权益。

(五)我国涉外收养效力适用规则方面的漏洞

我国对涉外收养的效力与收养的解除都没有作出明文规定,而仅仅是在《收养法》的第25、26、27条中与《民法总则》中有所涉及,但这些规定只适用于国内收养,而不适用于涉外收养,被收养的儿童在完成相应的收养手续后,就会被养父母带回他们的国家,如果到时候要解除收养关系,我国就没有管辖权,而后,我国在《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有关涉外收养又有如下规定:“收养的条件和手续,适用收养人和被收养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收养的效力,适用收养时收养人经常居所地的法律。收养关系的解除,适用收养时被收养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法院地法律”。适用法为解决涉外收养效力适用方面的问题提供了良好的法律依据,有效地解决了现实中存在的涉外收养的效力问题,但适用法并不是专门的涉外收养法,我国还需要制定专门的涉外收养法来解决与涉外收养相关的法律问题,而不是一直引用其他法律的规定。

三、涉外收养立法之完善

(一)放宽收养条件

我国《收养法》第6条第1款规定要求收养人必须满足“无子女”的条件,第8条第1款规定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这两个条件的限制,因为世界各国的国情不同,对于计划生育政策,有些国家推行,而有些国家不仅不推行 甚至是鼓励生育,因此,这两个条件的设置在制定的当时适应我国的国情,但放在现在,不管是用于国内收养还是用于涉外收养,我认为都是不合理的,一方面从有利于孩子成长的角度来说,独生子女比较孤独,如果收养人有能力同时收养两个子女,对于孩子的成长未必是坏处。另一方面,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日益提高,有能力收养两个孩子的人不在少数,如果他们有能力并且也是真心实意地进行收养的行为却被条件限制,其实是造成了更多孤儿的悲剧,那么这种规定的设置就是一种枷锁,给众多孤儿设置了进入新家庭的关卡。而用于涉外收养,也是不合理的。放在涉外收养的问题上,我国收养法的这两个条件显然已经与一些国外的法律相冲突,国外的法律有些并没有此种设置,从最有利于孤儿成长的角度出发,并不一定要设置这两个条件才能保证被收养人在收养人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地位,反而是可以设置一些组织机构实际地考察收养人的能力、品性、社会经历等各方面的情况,来确定收养人是否具备收养的资格和能力。

(二)完善《收养法》关于涉外收养的规定,对涉外收养的程序进行精简。

涉外收养的手续其实十分复杂,流程多,时间跨度也大,如果一些办事机构效率低下,那么涉外收养就是一个较长时间的工作。我认为可以对其进行精简,除此之外,对涉外收养的程序方面的问题应当作出更加具体的规定,比如对于各省市公证的收养公证机关都不统一这一问题,法律就应当对此作出更加合理详细的解释。收养是双向选择的问题,我们不仅要从被收养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也要从收养人的一方去考虑问题,外国人在中国进行收养,对中国的各级机构的设置并不了解,如果在国家条件充足的情况下设立一个机构专门处理涉外收养的有关问题的,也是一种较为合理的做法。

(三)制定专门的涉外收养法

涉外收养并不能完全适用于我国的《收养法》,我国《收养法》中绝大多数的规定也是规定国内收养,而对于涉外收养,并没有多少条规定,涉外收养往往还要引用其他法律,比如《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等,这对于处理涉外收养法律问题,是十分不方便的,涉外收养涉及到的法律冲突是不少的,比如管辖权的冲突、比如收养成立条件的冲突、收养的效力的冲突等,如果没有专门的法律对这些问题进行解释,那么在处理相关涉外收养问题时,就难以做到有法可依,我认为如果可以制定专门的涉外收养法,而不是让涉外收养依附在其他的法律上,对于解决涉外收养带来的法律冲突和法律适用的问题,是有益的。

(四)补充涉外跟踪调查的具体内容

涉外跟踪调查是我国《收养法》与其他法律都没有作出详细规定的一个内容,算是法律中的一个漏洞,如果只是简单的说明要进行涉外跟踪调查,却没有对此作出如何进行调查、调查的内容是什么、由谁进行调查等规定,那么就是一句空话而已,没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我国是送养大国,我国的被收养人跟着收养人回到他们的国家之后,我国对于被收养人的状况就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那么如何保障被收养人的权益,这就是一个大难题,毕竟跨国收养,距离使得我们无法很好地了解被收养人的近况,法律对此作出对涉外收养进行跟踪调查的规定,但是却没有更加详细的一些内容,这就是一处空白,法律需要完善这一空白,补足这一漏洞。才能更好地保障被收养人的权益。对于跨国收养,我认为我们应当有一个坚定的信念:祖国是他们坚实的后盾。不管是在他们被收养前、被收养时还是被收养后,都应当保持密切的关注,通过具体详实的法律规定切实保护他们的利益。

(五)完善《收养法》第二十条规定“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的名义买卖儿童”的规定。

关于借着收养的名义买卖儿童,法律条文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而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对一个行为是收养儿童还是买卖儿童进行确定,而且这句简单的话无相关的惩罚措施,即使有,惩罚力度过小,对犯罪分子无任何的威慑作用,那么就给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打法律的擦边球,披着善良的外衣,做违法犯罪的事情。现实生活中存在买卖儿童这些情况,这需要我们完善相关的法律规定,比如在提供材料证明收养人具备收养的条件方面,可以设立第三方机构对收养的材料进行严格的审核,由第三方介入收养的程序中,完成收养的程序,再由第三方进行送养的程序,严禁在收养人与被收养人之间有金钱上的交易,如发现有金钱交易或者其他以收养的名义进行交易,收养无效,涉及犯罪的,还应当进行定罪处罚。对于该坚决打击的,首先在法律上就要对他们就进行威慑。

(六)加强普法,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

许多公民之所以违法,是因为他们对法律的规定并不清楚,自以为自己的行为是合法的,有些生父母是因为自己的特殊困难而没有能力抚养子女才将子女送养,对于这类人,他们在社会中处于弱者的地位,对法律也非常有可能一无所知。因此,针对一些对法律完全不懂的情况,国家也出台了许多政策,比如一村居一律师顾问,国家的政策有非常明显的针对性,对于提高整体公民的法律意识,是十分有利的。随着现在国家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公民的素质也在不断的加强,法律意识也随着国家的法制宣传工作的开展逐渐提高,但法制宣传工作是一个持久战,要坚持不断地普法,收养法中的对象都是未成年人,对于国内收养,尚且要严格考查,跨国收养,就更加需要得到密切的关注。加强普法,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十分必要。

四、总结

在各国交往不断增多的背景下,各国之间进行政治、思想、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而在这些不断交流的过程中,国外的人对中国就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我国现在处于送养大国的地位,但也许有一天我国会成为收养大国,不管是当前还是未来,涉外收养的情况也会逐渐增多涉外收养都存在许多的法律冲突与法律适用的问题,正是因为没有一部完善的《收养法》以及没有一部专门的涉外收养法,我认为制定专门的收养法十分必要,对于应对当前越来越多的涉外收养案件,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如果一直引用我国其他法律的规定,那么效果就大打折扣,因为其他法律的规定也只是个别条文有所提及,对于具体的,仍然没有详细的规定,因此如果要真正做到有法可依,还需要制定专门的涉外收养法。对于《收养法》中本身存在的一些漏洞,也应当及时补足,法律需要与时俱进,十几年前制定的法律放在当今社会,可能并不一定适应,而我国国情也在不断变化,比如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那么也意味着我国人民水平上升了一个层次,对于收养这个问题,国民有了更强的能力进行收养,那么法律的相关规定是否可以放宽限制,需要立法者进行思考,也需要各界人士提供意见。除了制定法律需要落实到位,还需要不断地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加强普法,如果根本上将公民的法律意识提高了,那么对于违法犯罪的情况,可能也会大大减少,普法是一个持久战,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而涉外收养,也涉及到多方利益,更需要我们将这方面的规定进行完善。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1.00元
文章评论 ( 5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