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爱有风险,存款需谨慎

张湘雪合同法规

2019-07-25 10:54
关注
卖点介绍:众所周知,法律不调整恋爱关系,但是恋爱期间,男女双方因部分民事法律关系产生纠纷如何解决,是否可以借助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笔者将通过一则案例说明此类情况的解决方式。

导语:在日常生活中,男女双方因相互吸引而形成恋爱关系。恋爱期间,双方都会竭尽所能的讨好对方,互赠礼物,财产混同的现象非常普遍。因恋爱关系是基于内心对对方的认可而形成,也就是因为爱。因此双方之间产生的民事法律关系都会被爱遮挡,让深陷恋爱甜蜜的双方看不到背后的隐患。当双方因感情破裂导致分手后,各种纠纷、争议就会慢慢浮出水面,届时再想维护自己的权益已经无据可寻。就笔者了解,因恋爱期间的赠与、借贷、保管等关系而引起的纠纷占此类纠纷的五成以上,笔者就从两个角度解析该类纠纷中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利。

案例1、王某(男)和赵某(女)于2016年确定恋爱关系,二人在日常生活中互有消费。后赵某因个人原因向王某母亲齐某借用信用卡用以生活消费。2018年二人分手,齐某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将赵某诉至法院。法院判决齐某胜诉,赵某须偿还其使用齐某信用卡期间未还部分钱款。赵某不服该判决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后又撤回上诉。至此一审判决生效,齐某胜诉。

案例2、同样是案例1中的王某(男)与赵某(女),在王某母亲胜诉后,赵某母亲刘某以同样的借贷纠纷将王某与赵某共同诉至法院,要求王某与赵某共同偿还借款高达20余万元。其理由为在王赵二人恋爱期间,没有固定工作,经济收入无法支撑日常生活消费,因此刘某多次转账给其女儿赵某,用于王赵二人的日常生活花销,此款为二人所借,在二人分手后应将该借款归还给刘某。一审法院以公序良俗原则将借款金额认定为8万元,二人各偿还刘某4万元。王某不服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经过原审法院重审,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

在恋爱期间,双方父母给予双方金钱、物品等行为极为普遍,但是形成何种法律关系需要分别对待。案例1和案例2中同样的案由,同样的人物关系,但是产生了不同的判决结果,个中缘由,笔者将一一分析。

先看案例1中,应赵某要求,王某母亲齐某将其信用卡借给赵某个人使用,赵某在透支该信用卡里的钱款后,由其个人负责将该信用卡里的欠款还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关系有两个必要的成立要件,一是借贷合意,二是借款的给付。案例1中,赵某有向齐某借信用卡的意思表示,齐某将其信用卡使用权授予赵某,在赵某没有按时还款的情况下,齐某将该笔欠款垫还给银行,那么齐某就拥有了对赵某的债权。因此赵某与齐某之间形成的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也就是借款合同关系。人民法院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本案,判决赵某偿还齐某垫付的欠款没有任何问题。

案例2中,赵某母亲刘某以同样的案由将王赵二人诉至当地法院,但就其提供的证据来看,其与王赵二人并没有形成借贷法律关系。前文提到,形成借贷法律关系的要件为借贷合意、借款的给付。来看看刘某所提供的证据,与赵某的银行转账记录、与赵某的微信转账记录、与赵某的支付宝转账记录等。赵某提供了,其向王某在各个平台的部分转账记录。以上证据仅能证明刘某与赵某。赵某与王某互有经济往来。但是形成借贷法律关系的二个重要构成要件并不能在上述证据中体现。虽然赵某承认其实向其母亲借款用于其与王某的日常生活消费,同意偿还借款,但刘某与王某并没有直接的经济往来,且赵某与刘某系母女关系,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其有利于刘某的陈述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王某的父母也多次给二人转账,并将转账记录提交给法庭。因此,就刘某与赵某提供的证据来看,刘某与王某没有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受借款合同调整。而一审法院根据公序良俗原则判决王赵二人偿还8万元欠款的结果被二审法院撤销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原审人民法院在审理后作出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合理合法。

案例3、林某(男)和康某(女)于2015年确立恋爱关系,因林某平时挥霍无度,是个“月光族”,康某在微信聊天中便建议林某将其工资收入的一部分定期存在康某处,以达到存钱的目的。林某欣然接受,此后便将自己的部分收入定期以微信转账的形式存放到康某处。林某如需大量花销便从康某处取出,其二人的共同花销由二人另行支付,不在林某的“存款”中支取。2018年二人分手,林某要求康某将其存款返还,遭到康某拒绝,并在微信中将林某拉黑。无奈,林某将康某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剩余存款,但因二人是恋爱期间的经济往来,康某主张该转账是林某赠与自己。因康某已将林某从微信中删除,聊天记录已经不存在,林某未能举证证明二人之间是保管合同关系,一审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林某的诉讼请求。

在此案例中,争议焦点为双方形成了何种法律关系,是康某主张的赠与还是林某主张的保管。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林某对其主张的双方之间形成的是保管合同关系负有举证证明责任。在林某未能举证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林某诉讼请求也是正常的。

本案的特殊性在于该合同成立于林某与康某恋爱其间,认定林某向康某转账行为是恋爱期间的好意施惠行为还是双方达成一致的保管行为是本案的关键所在。

恋人之间一方以增进双方情谊,或单纯的向对方表达心意,无偿为另一方提供物质或服务,属于恋爱期间的好意施惠行为。该行为不受法律调整,分手后很难追回。但大额物品如房屋、车辆要另行探讨。此行为仅为当方意思表示即可,是单方对自己所有权的一种处分行为。但就本案的案情而言,笔者认为双方形成保管合同关系是没有问题的。《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康某发出要约,林某作出承诺,合同即成立。当林某将其存款转给林某时,合同即生效。合同一经生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就应受该合同内容的约束,当林某要求康某将剩余存款返还时,康某拒不返还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约。

根据前文,林某和康某之间成立了保管合同关系,那么法院为何驳回了林某的诉讼请求呢?真相只有一个,二人之间首先是恋爱关系,林某未能保留证明其二人形成保管合同关系的关键证据,一是微信聊天记录,二是林康二人分手后的语音通话记录。根据林某陈述,康某在微信中提出替林某保管存款的建议,应保留该聊天记录截图。后二人分手,林康二人曾经通过电话商讨康某向林某返还剩余存款事宜,但林某未保留此通话录音。在案件庭审过程中,林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法院当然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前文所列三个案例,分别涉猎了恋爱中恋爱双方及双方父母之间的借贷合同关系、保管合同关系。这两种法律关系本身不复杂,但是其成立在恋爱期间,这个界限就很难把握。因为在恋爱期间,恋人之间的赠予行为非常频繁,物品和金钱的交易往来非常普遍,其他的法律关系的形成,如果没有有效证据去证明,审判部门很难去支持。

温馨提示:恋爱时是温馨甜蜜的,也是盲目无私的,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状态。但由于恋爱男女尚不享有夫妻的权利,不承担夫妻的义务,所以在给付财物时保持理智也是必要的。否则引起不必要的纠纷伤害感情的同时,还伴随着财产的损失。在情侣之间发生借贷、保管、附条件的赠与(例如以结婚为条件的赠与)等民事法律关系,要有充分的证据去证明。因关系亲密,通常不会像民商事活动中签订相关的书面合同,但是在表达自己意思表示的时候,尽量以书面的形式表达,例如微信、QQ、短信、语音通讯、转账等形式,这样采集证据比较方便,易于保存。

综上,笔者祝福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也善意提醒广大恋爱中的情侣,因恋爱关系存在微妙之处,对待财物的处理更加要谨慎为之,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出现。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2.00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