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鲍毓明事件败露,显露儿童性侵下的问题根源

我顾问直营

2020-07-01 14:24
关注
卖点介绍:近几年儿童性侵事件频发,很多无辜的受害者因此生活在阴霾中,很难走出来,让我们一起探讨儿童性侵下的问题根源,想办法减少甚至制止类似的事件发生。

2020年4月9日,《南风窗》杂志发表一篇名为《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的报道,瞬间引起全网对“鬼父”的讨伐。 

14岁至18岁,本该天真无邪的年纪,李星星却掉进了只有“爸爸”的世界中,长期忍受着痛苦与折磨;

在鲍毓明案中,高知、总裁、律师、博士、恋童癖......等关键字眼使人更为寒心,在这些面具下是否真的有如此丑陋的容貌?真相自然会水落石出。

从韩国的“N号房间”事件被曝光,到“鲍毓明性侵养女”,再到更早之前《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些隐藏在社会各处的人渣被一一撕开“遮羞布”。

关于整个事件的剖析,在各大平台中已经有着各方的见解,鲍毓明是否最终会被认定为刑事犯罪?这个交由法院根据事实进行公证的审判。

不过,今天我们不去深究阴暗面,而是正面的从这些“性侵”事件背后映射出的“性教育”“安全教育”及性侵定罪的范围等。

 

01中国的儿童性侵究竟有多严重

根据“女童保护”的统计数据,从2013年至2016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件有1401起,平均每1.04天就曝光一起案件,受害人数超过2568人。

但受害人数并非确数,在“女童保护”的统计数据中,性侵多人的均按3人计算,实际上,仅2015年一人性侵10名以上儿童的案例就有14起。


由于儿童性侵本身具有的隐蔽性以及媒体报道的选择性,这些数据很有可能仅是冰山一角;

2014年6月1日我国公检法机关首次公布有关儿童性侵案件的数据:

2010~2013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猥亵儿童罪7963件8069人,起诉嫖宿幼女罪150件255人,起诉引诱幼女卖淫罪68件121人。

2017年6月1日,中国人民最高法院公布数据,称2013年至2016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3713件,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1.0782万件。

但这里的性侵儿童数据并不包括强奸这一更加严重的犯罪手段,因为截止2018年前,每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里,强奸儿童依然是和强奸妇女、拐卖妇女儿童的数据合并统计的。

即便如此,也可以看出,儿童性侵案件是拐卖妇女儿童案件的近3倍,且光结案量就比2013年前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案件还多。

“女童保护”统计,2018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表述为多人受害但没写具体人数的,按3人计算)。

2013年至2017年,每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14岁以下儿童被性侵的案例分别是125起、503起、340起、433起、378起。

2018年公开报道性侵儿童案例的750名受害人中,女童遭遇性侵人数为718人,占比为95.74%;男童遭遇性侵人数为32人,占比为4.26%,这一比例较前几年略有下降。

媒体公开报道的男童被性侵案例少,并不能说明男童面临的风险低。

“女童保护”多次强调,男童被性侵现状同样不可忽视,也更具有隐蔽性;同时相关法律也存在缺失情况,维护权益面临更大的困难。也因此,“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课程为男女同堂,男生女生都需要保护。

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中,熟人犯罪的比例分别高达87.87%、70.59%、69.28%,这些熟人包括教师、邻居、亲戚、同村人。

2016年,“女童保护”对媒体公开报道的熟人性侵儿童案件进行更详细的分类,其中作案人身份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老师(含辅导班等)27.33%、邻里24.33%、亲戚(含父母朋友)12%、家庭成员10%。

而在中国人口基数巨大的环境下,这些占比更是一个数目庞大的群体,即便这些数据已经两年前的数据,但这些数据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02“谈性色变”,性教育不等于色情

中国骨子里是有着传统的理念,简单的例子,孩子问父母他们究竟从何而来,父母也对这个问题唯恐不及甚至用“捡来的”借口作为推脱;

“谈性色变”也是父母在孩子性教育缺失的主要原因,也是许多孩子在遭受侵害时无法判定自己已经成为受害者的依据。

父母应当帮助孩子建立性安全知识,掌握年龄恰当的理解和知识,需要教孩子怎么样才能不被欺负,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和性安全,性教育不等于色情;

性侵害频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其犯案的隐蔽性以及利用孩童对其知识方面的缺失,说直接就是他们不懂不知道这些究竟是什么行为,他们不懂不知道不明白!

 

我们要去补充孩童对这方面缺失的知识:

教会孩子认识自己的身体,用正确的名字命名身体部分,包括隐私处;

告诉孩子他人不可以随意触碰的隐私部位,以及他不可以触碰别人的隐私部位。

教会孩子谁才可以、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看他的隐私部位(父母陪伴下的医生检查、父母帮忙洗澡等);

教会孩子可以在那些场合相信那些人,可以向谁求助,可以跟他们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例如可以和老师上课,但不能跟老师回家);

教会孩子相处的界限、规则,什么行为可以做,什么行为不行,并且告诉孩子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要坚定说“NO”!

告诉孩子并教导孩子什么是恰当行为,什么场合下衣服要穿好、身体什么部位不能在公共场合暴露;

尊重孩子的感受和意见,如果在某些场合下,例如亲戚的拥抱使孩子感到不舒服时,告诉孩子可以拒绝;

告诉孩子在与朋友或是一起玩耍的兄弟姐妹,互动时不能做什么样的行为,无论对方怎样鼓吹都不能;

在信息发达的时代,我们必须让孩子懂得去保护自己,让孩子勇敢说出来,勇敢说不,我们必须给他们这个勇气。

在前面提及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书中曾写道:

房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房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妈妈回:“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从那以后,主人公再也没有向父母透露蛛丝马迹,使得侵害一直发生下去,这也是性侵案的现况,因此我们要清晰、明白的了解以及接收被侵害的信号:

1、给孩子换衣、洗澡等注意孩子身上是否有伤痕、私处有无破损等;

2、注意孩子是否突然多出非父母给的东西,例如糖果、玩具、现金等;

3、行为、情绪上的变化,例如:

突然开始逃避某个人或者场合;

饮食、体重、睡眠习惯的变化;

突然增多的行为爆发、逃避、行为发展退步;

不明原因的持续焦虑、低落情绪;

突然出现的不恰当性行为、自慰行为,对他人突然有很多亲密不恰当的肢体动作

4、多与孩子谈心,了解孩子的交际情况、身边的朋友等,特别留意孩子的社交软件等。

我们要去明白,父母不仅要去教会孩子去保护自己,更要注意身边的熟人,在选择孩子照顾者时要擦亮眼睛,不管是家教老师还是看护人,我们除去注重专业能力,更要关注安全背景。

 

03天网恢恢,法律不容

在司法领域,性侵儿童的罪名包括“猥亵儿童”和“强奸”两种罪名。

其中强奸罪为刑事罪名,犯罪对象为女性,自2015年“嫖宿幼女罪”被废除后,“与14周岁以下幼女发生性行为”的均以强奸罪论处。

而在实践中,针对12岁以下女童,性接触同样被认定为强奸罪,即使没有插入性行为,只要有性器官碰触,即可认定强奸。

而猥亵,则根据程度可进行行政和刑事处罚,犯罪对象包括男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1、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2、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3、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4、二人以上轮奸的。

5、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而性侵犯在刑法中有以下几种:

强制猥亵妇女、儿童罪,构成: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针对妇女(已满14周岁)实施的、伤害妇女的羞耻性,违反正常性行为秩序的行为,既包括直接对妇女实施猥亵行为也包括强迫妇女自行实施或者强迫其观看他人的猥亵行为(猥亵儿童是加重情节),最低法定刑为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最高法定刑5年以上十五年以下;

强奸罪构成: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发生、非法的性关系。最低法定刑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法定刑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中国没有对性骚扰立法,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性骚扰不构成犯罪,另外,中国现行刑法删除了“流氓罪”这一罪名,取而代之的就是“强制猥亵妇女儿童罪”。

 

主要的犯罪形式有:

1、暴力型:暴力型性侵犯,是指犯罪分子使用暴力和野蛮的手段,如携带凶器威胁、劫持受害者,或以暴力威胁加之言语恐吓,从而对女性实施强奸、猥亵等

2、胁迫型:胁迫型性侵犯,是指利用自己的权势、地位、职务之便,对有求于自己的受害人加以利诱或威胁,从而强迫受害人与其发生非暴力型的性行为。

3、社交型:社交型性侵犯,是指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发生的性侵犯,与受害人约会的大多是熟人、同学、同乡、甚至是男朋友。社交型性侵犯又被称“熟人强奸”、“社交性强奸”、“沉默强奸”、“酒后强奸”等等。受害人身心受到伤害以后,往往出于各种考虑而不敢加以揭发。

4、诱惑型:诱惑性侵犯,是指利用受害人追求享乐、贪图钱财的心理、诱惑受害人而使其受到的性侵犯。

5、滋扰型侵害的主要形式:

利用靠近女生的机会有意识地接触女生的胸部,摸捏其躯体和大腿等处,在公共汽车,商店等公共场所有意识地挤碰女生等;

暴露生殖器等变态式性滋扰;

向女生寻衅滋事,无理纠缠,用污言秽语进行挑逗或者做出下流举动对女生进行调戏,侮辱,甚至可能发展成为集体轮奸。

而年满14岁后“性自愿”,早在2013年两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安部、司法部,就已经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该意见第21条规定:

对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而该意见中“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指的是:对未成年人负有监护、教育、训练、救助、看护、医疗等特殊职责的人员。

其次两高发布的意见不是一般规范性文件,已属于司法解释,在实务中有跟刑法相同的效力。

在发现孩子已经受到侵害时,第一时间保留孩子当时穿的衣服,包括内衣等等,短时间内不能给孩子洗澡,并带孩子去做检查,是否已经发生性行为;保留液体证据,验伤等等;

在保护孩子心理的情况下,询问孩子和谁曾单独一起,确切肯定孩子说的事情是正确的。并报警,将证据保留好,交给相关部门进行维权。

 

04说到最后

在儿童侵害中,受害的不仅仅只是女孩,更有男孩子,而男童在受到侵害时取证及维权更是困难,因此我们不能直接界定男童百分百安全,我们值得去重视;

在孩子还小时,不管是监护人还是国家法律都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他们免受伤害,公益广告上也曾播放许多教育孩子防止受到侵害的短片,我们也应多去引导孩子,教育孩子。

现社会中,对性的禁忌和偏见依旧存在且蔓延在各处,使得那些遭受或是正在遭受侵害的人笼罩在这黑暗之中。

而家长的不重视,或是那些侥幸的心理,使得孩子更是无路可退,侥幸认为孩子无需任何保护,孩子依旧能平安健康快乐的长大,并顺其自然的走完一生。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幸运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着幸运女神所照顾着,更多的是自己咬牙撑过;

或许在某个角落里,他们正遭受着这个世界上最痛苦最耻辱的事情,而他们依旧无路可退,不敢反抗、不敢发声,甚至求救的声音都那么细微,细微到无人听到。

蔡宜文曾说:“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

那些被侵害的孩子们,在发生这些事情后,选择逆来顺受、选择忍气吞声更多是害怕社会上的二次伤害,无论是受害者还是受害者的家人都无法去承受的;

身份的倒换,从受害人到千夫所指确实是使人承受更大的压力和伤害,韩国电影《素媛》就将其演绎等淋漓尽致。

 

那我们能做什么?可以去做什么?

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做好思想教育!做好儿童教育!以及不断将法律法规完善,普法学法,这些都是重中之重;

守护儿童安全,不仅仅要依靠家长和个人的努力,更需要得到整个社会的关注,需要每一个你我去发声、去支持、去守护。

让孩子们活着更安全些、更自由些,不只是一句空话,让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也不是抱侥幸心理就能达成的。

我们要一路奋战,披荆斩棘,也许你我微小的力量无法改变世界,但是能让世界不改变我们。

请保护好孩子,让孩子知道有人愿意站在他们这边,为他们努力的讨回公道,用我们自身作为保护墙,让那些试图伸出罪恶之手的人知难而退。

让他们知道,有一个地方,他们能够发声,有人,能够理解他们。

 

End小科普:何为“女童保护”

女童保护: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于2013年6月1日联合京华时报社、人民网、凤凰公益、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作者:奶酪栗子

指导:我顾问

......查看更多

付费阅读
阅读全文仅6.66元
文章评论 ( 0 )
写评论

查看更多

文章推荐
最新文章